Uber 将死?这事儿全赖你家的电钻

虎嗅网 2016-07-23 09:19:00 uber
[思路网注] 当然,如你所见,共享经济这个概念并没有死。相反,它不仅孕育了新的生意,而且还催生了一系列高估值的创业公司。

1. 围绕一个洞引发的生意

前天隔壁老王送我一幅画。虽然那画实在很丑,但当听到它售价9xxx元的时候,我毅然决定把它挂在墙上。

然而不幸的是,我并没有一把电钻,没有电钻怎么打孔,挂个毛线画!

一定有人会瞎建议说:没有电钻就买个啊,爱它就拥有它,买了之后,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不要太爽!

可是,我们真需要电钻吗?事实上,我们只是要电钻打出来的那个孔而已。

摸胸而论,你买的电钻一共才用过几分钟?其实,在它的全生命周期里,只有12分钟处于使用状态。

既然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孔,为什么要去买一个使用频率如此低的电钻?

借一个不就好了么。

像我一样洞察到这点的聪明人不止一个。在硅谷,一个个高举「共享」这面伟大旗帜的初创公司,早就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比如,SnapGoods、NeighborGoods等等。

从此,不光可以借电钻,你还可以在这些平台上共享任何你需要或者闲置的东西。这些物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使用频率真的很低。

现在,你觉得这是一门好生意。毕竟大家并不介意把电钻借给邻居,如果有平台作保,那么借给陌生人也许也行得通。

可实际上,这些公司大多烧光融资然后死了,呵呵。

带着无尽伤感,我们调查了它们的死因,然后发现:问题不在那些有电钻的人,而是没人想问别人借电钻。虽然人们对这些平台抱有很大热情,也愿意免费为之宣传,但通常在第一次尝鲜后,就不会再「共享」,也就是传说中的「我就看看,不买」。

如果这事儿发生在中国,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我朝拥有这些家庭工具的人真的不多。工具分享类平台活跃度低,可以理解。

但是,这可是美国啊!向周围邻居借个电钻不是很方便吗?

进行更深入的死因调查时,我们发现:在时间匹配的前提下,一个拥有电钻的人和一个需要电钻的人的空间距离,远没有我们想得那么近。什么「转角遇到大电钻」,都是骗人的。哪怕这事发生在美国。

死亡真相只有一个——交易成本太高!

如果让我们驱车x小时去取电钻,打个孔,然后再用x小时送回去,这里面的成本真的太尼玛高了。作为一个分分钟几千万上下的人,在这x小时里,干点啥不好?

一旦人们发现借电钻的时间成本大于买电钻的成本,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都会选择用更经济的途径解决这件事。那就是:在线购买一把电钻(今日送明日达)。

最终,这些可怜的共享概念平台最后只吸引来一些「尝个鲜就跑」的中产阶级,还没等它们市场布局到真正愿意花时间省钱借电钻的人那儿,公司已经倒了。

难道共享电钻这事儿,就真的黄了吗?

共享经济的确是一个好的Idea,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愿意去那些共享平台尝鲜,主动拿出自己的闲置物品,与其他人分享。哪怕这事是免费的,于我们并无半点好处。

即使在《国富论》中坚持「人天生,并且永远,是自私的动物」的亚当斯密,也曾写过《道德情操论》,论述说人从本质上看是善良的,我们在行为上会表现得更加慷慨,而不仅是考虑自己的利益。

可是,如果把共享这个Idea用于商业化,你会发现:良好的愿望催生了共享经济,可是,当我们想要共享有形商品,却没办法克服交易成本时,只能听从亚当斯密那只基于自私的「看不见的手」指挥,眼睁睁看着那些租用平台们的消亡。

2. 过去,Uber凭什么成功?

当然,如你所见,共享经济这个概念并没有死。相反,它不仅孕育了新的生意,而且还催生了一系列高估值的创业公司。

毕竟,共享经济的诞生虽然起于情怀,但也的确是有实实在在的市场需求支撑的。受限于资源和时间的稀缺性,人类天生就渴望共享。所以,只能你能「合理地」缓解二者之一的稀缺问题,都将获得应有的酬劳。

所以,当有些人洞察到,既然我们只是想打一个孔,那么我们的真实需求就不是电钻本身,而是围绕这个洞展开的各式各样服务。这时,新的生意出现了。

比如,共享交通服务,顺路车帮我们把电钻送上门;共享技能,经验人士告诉我们「如何又快又好地打个洞?」

至此,共享经济从有形的商品被拓展至无形的服务时,你熟知的Uber诞生了。

和电钻一样,私人汽车空置时间多,但正常人不会没事天天开着车在马路上逛,所以平均到了单位使用时间上,成本非常高。所以,Uber才会说,「我们就是来共享这些车辆的闲置生产力」。

和之前的共享平台相比,Uber更聪明地活了下来,它时刻围绕着「看不见的手」打造产品,让参与其中的所有人都能获取真实收益,而不仅是情怀。

可是,Uber的成功真的是凭借共享经济吗?

如果你仔细想,会发现它所谓的「共享汽车闲置生产力」里有个吊诡的地方:车有闲置时间,但是开车的上班族们并没有。

现在的科技还没进化到安全应用自动驾驶。即使是特斯拉,也建议大家在开启自动驾驶模式时,必须坐在驾驶位上。

所以问题来了,到底是谁天天在路上开这些「闲置」的车子呢?

事实上,Uber没有共享真正闲置的东西。私人领域的交通服务原本就存在,Uber只是把以前的黑车队伍标准化了。

所以,Uber式共享经济从何谈起呢?

不过,在标准化的过程中,Uber捎带做了一件顺应潮流的事。而它的成功,也恰恰是因为这件事,而不是什么共享经济。

如果抛开封建、现代那套历史分类法,你会发现,人类始终不断迁移:从远古狩猎迁移到田里种地、城市打工,如今,我们正从城市迁移到数据时代。

具体而微地讲,在数据时代,用户可以体验到以前没办法享受的一些服务。比如,打分。

打分和价格,是Uber打败出租车的两大利器,后者让它在竞争中活了下来,前者则令它获取了更高估值。不少投资者都认为,Uber所拥有的大量数据将产生更多玩法。

3. 为何Uber将死?

Uber的高估值,一直是硅谷专家们争论不休的热门问题之一。比如估值专家Aswath Damodaran教授和硅谷知名风投Bill Gurley就曾对此进行过关于「精准」和「准确」的辩论大战。

虽然在投资领域,我干过最大的一票也只是「在云创股投资了SpaceX的股份,和马斯克一起上上天」,资历还尚浅,但我依然在行业观察上有颗躁动不安的心。

没错,我既不想像Damodaran教授那样从未来现金流等财务估值方法出发,也不像Gurley那样畅想Uber是否会效仿苹果激发出未知市场,而是希望能从更大的视野去看Uber这类公司是否符合趋势。

回到最开始,分享电钻的主意的确起自情怀,可生意不是。从始至终,人类都受限于资源和时间,如何解决它们的稀缺性问题,是共享经济的基础。

比如,生产电钻这类有形商品,不要说和2000年、200年前比,就是和20年前比,我们现在的生产率都相当惊人。

假如没有资源限制,理论上我们是能源源不断地打造任何我们需要的有形商品的。真的不用几年,地球上每个角落就会被「电钻」们花式填满。可谁都知道现实资源有限。所以,我们需要通过共享电钻,让生活变得更加经济。

同有形商品相比,无形商品就更加不容乐观。

虽然,如果我们将精力放在「计算」上,比如云计算什么的,那么生产率也可以实现指数增长。微软、亚马逊等一系列财报都清晰地彰显着这个趋势。

但是,如果我们将精力放在人工服务上,即使再努力,生产率的增长也是有限的,最终的产出量必然会受限于时间。

Uber提供的是哪种商品呢?正是无形商品中的人工服务。

这对Uber最直接的影响是,即使它们再努力,也没办法消除边际成本。如果有一个人想乘车,那么就需要有另一个「活着」的人去帮他开车。

更长远的影响是,只要Uber局限于此,它便无法建立足够深的护城河,很难保护先发优势,这实在很糟糕。

毕竟,包括无人汽车在内的人工智能已轰隆隆而来,你说一个建立在人力基础上的平台能有多大胜算?

虽然,现在它有很多优势,比如(a)更低的抽佣成本、(b)大量基于交易产生的数据,以及(c)以这些为基础建立的庞大供需。

但是,如果细细推敲,并没有一样足以高枕无忧。

(a)Uber的抽佣成本在20% +,说它低,也只是相对低,毕竟很难有中介平台可以像垄断出租车牌照那样抽取50% 甚至更多的「份子钱」。

(b)至于数据,说到底,它只是最先成功将数据应用到出租车这个行业的家伙。与此同时, 滴滴、Lyft手里也都有数据。

(c)Uber的投资人一直认为它具备网络效应,可以赢者通吃。可是,扩张到现在,所有人都发现,只要能在3分钟内派车,就足够满足需求,并不需要越来越多的车。另外,网络效应带来的垄断也没有发生在Uber身上,它在北美、中国等诸多市场都有着强劲对手,这些对手也在不断获得融资。

无人汽车就要来了,我们还没有看到Uber在这些方面的研发成果。当打破了旧世界的垄断牌照,为后来者铺好路,却又没有关键技术在手,它的命运会是什么?

嗯,我还是先去把我的画挂起来吧。

本文由「硅谷投委会」@白一道 原创,所有配图来自 @DX1700@迷帆 的脑洞,欢迎转载;

不过一切不表明来源的转载都是耍流氓哟。

轻松掌握更多最新电商资讯、干货,(微信搜“思路网”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思路网微信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3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
  • 免费预约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