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全民直播、全民围观”是个伪命题

砍柴网 2016-08-26 09:50:41 直播 数据
[思路网注] 直播很火,八月尤甚。对于各大直播平台来说,今年八月更应当是值得载入史册的一月——奥运网红与王宝强离婚案的叠加,使得这些平台们不仅享受了前所未有的流量涌入

直播很火,八月尤甚。对于各大直播平台来说,今年八月更应当是值得载入史册的一月——奥运网红与王宝强离婚案的叠加,使得这些平台们不仅享受了前所未有的流量涌入,并且进一步的培育了用户使用、围观习惯。在亮眼的数据面前,诸多平台进一步的欢呼“全民直播、全民围观”时代已经到来。但是从偶然性叠加因素造就的热潮中冷静下来,我们发现:全民直播、全民围观在很大程度上是个伪命题。

一、奥运网红、王宝强离婚案双重叠加更让直播平台数据进入新高点

直播很火,数据很亮,而这个八月,在奥运网红、王宝强离婚案双重叠加带来的狂欢之下,更让直播平台数据进入新高点。傅园慧、张国伟、张继科、杜丽等奥运网红们贡献了第一批火爆数据。数据显示:杜丽、张国伟、傅园慧的直播在直播频道的观看数据一次次的打破原有记录,分别为1600万次、1700万次和超5000万次,而张继科在吸引迷妹们涌入直播频道时更是一度让服务器瘫痪。而娱乐八卦与民间柯南们则借着王宝强离婚案裹挟着正义的渴望带来新一波的高潮。无论是实探王宝强美国豪宅还是自告奋勇要为其“捉奸报仇”亦或是依靠炒作上位,都让直播数据奔着数千万次而去。

而在此之前,资本已经让直播平台呈现出野蛮生长态势。随着360、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小米、新浪以及风险资本的纷纷入局,让善于嗅到资本动向的创业者闻风而动,使得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曾有媒体报道称:从2016年5月起,平均每3个小时就有一款新的直播软件上线。

二、全民直播、全民围观时代来了吗?

平台的野蛮生长、资本的青睐有加、一次次刷新纪录的直播数据,都彰显出直播在当下发展的一片欣欣然,以至于诸多平台已经骄傲的宣称“全民直播、全民围观”时代已经到来。

但是全民直播、全民围观时代真的来了吗?撕开热潮,冷眼旁观,我们却能发现:八月热潮在很大程度上并不能实现常态化、直播引流马太效应明显,直播平台陷入烧钱战争、支撑直播平台发展的中间层主播生存艰难,内容同质化严重、利益的分成不均更是潜在危机、而对于普通用户而言的高门槛也显然难以让其在当下具备普及可能;而监管的日益完善更是让此前依靠色情擦边球的发展变得日益艰难。

1.八月的直播数据热潮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具备后续常态化特征

如前所述,直播平台的围观数据在八月上演了一波又一波的超越奇迹,颇为让人欢欣鼓舞。但是在繁华之下,有一个问题却不容忽视:这一波数据的大爆发是否具备可持续性或者说能否在后续实现常态化?然而很显然,这一次直播数据的大爆发在后续并具备常态化特征。八月这一波直播数据的疯狂,其实是建立在可复制性较小的全民高关注事件之上的——四年一届的奥运会、王宝强离婚,并且还有一个巧合是二者在发生时间上竟然形成了叠加状态,从而创造了更大的传播势能。

傅园慧、张继科、张国伟等在当下的炽手可热,离不开奥运的推波助澜。一个事实是:其实在奥运之前,他们就已经画风新奇,但是却并未引起网络的火爆,各家的追逐。可以看出:全民高度关注下的出其不意才是引爆热潮的重点。如今,随着这一批运动员在奥运会上传递出的享受过程、释放个性亦或是画风新奇,已然成为了观众对于一个运动员的新要求。

在此后就应当会常态化,而常态化的另一个解释就是“见怪不怪”,自然使得冲击力大大减小。对于后继者而言则是意味着:无论如何表现,则必然难以再现当下这般追捧热潮。而在互联网阴谋论与批判精神下,过渡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还会怀疑是否是为了实现网红价值的故意炒作。从上我们可以看出:八月的火热它只具备独特性,但不具备普遍性和常态化。

2.网红引流马太效应与时效性明显,网红争夺战实质上依旧是烧钱大战

从当前傅园慧、张继科等当红网红在直播平台上展现出的引流能力,我们可以明显看出一个现实是:直播平台主播的马太效应明显,明星鲜肉、热点才是流量爆发的核心,也将成为平台追逐抢夺的核心。

此前,Papi酱这位2016第一网红在第一次直播时,就曾有多家直播平台想取得独家直播权限,但最后的结果却是罕见的八家联播。可以看到网红争夺战其实与当下的视频网站争夺优质IP获得独家播放权的戏码如出一辙,而后续更将会如此。但要吸引这些具备强大引流能力的网红在自家平台上进行独播,需要的是经济利益,要用真金白银去砸。到最后,依旧是资本的较量,还是一场烧钱战争。

而另一方面,网红也是迅冷的,时效性特征在网红身上体现得异常明显。对于平台与网红而言,在最热的时候才能实现最大价值。但是这个时候,也是烧钱最厉害的时候。

3.直播平台的中间层——普通主播们同质化严重,吸金能力下降,爆红可能性微乎其微

普通主播形作为直播平台的中间层,它是平台发张壮大的支撑性力量。普通主播对于观众的吸引力的强弱,才更应该是判断一个平台是否真正繁荣的标准。然而不幸的是,从当下主播的生存境遇来看,绝大多数成为了芸芸一员,在后续爆红的可能性将会越来越微乎其微,直播爆发的大红利已经过去。

直播的火爆在很大程度上并非是社交需求而是对感官需求、私窥欲的荷尔蒙释放,此前许多色情擦边球让一些主播们赚得盆满钵满。但是在一条条“上不漏胸下不漏臀,连香蕉都不能吃”的平台新规出来之后。这千人一面的锥子脸真正能够吸引消费者的或许就是才艺表演了。而纵观这些才艺表演,似乎都是这些主播们的标配技能——闲聊唠嗑、跳舞唱歌然后谢谢打赏、帅哥么么哒。

除此之外我们在主播身上难以看到真正的差异化内容,主播界的内容呈现出高度的同质化。而同质化使得他们对观众的吸引力变得越来越弱,观众给普通主播打赏的冲动已经日渐于无。而坊间更是传闻,此前主播们有平台签约时,都不提底薪的事儿,而当下,多数主播入驻平台,都要看看是否有底薪支持。而如今还有一个比较搞笑的事情是,主播们也开始从此前的造作发嗲转型真诚直播,希望再次撩动观众的神经。

4.平台与主播之间利益分潜藏危机

从直播平台来说,其盈利模式相对简单单一,当下来看,一般有虚拟道具收入、打赏分成以及广告收入,而在未来可想象的则有电商导购、品牌植入等收入方式。而这种收入来源依靠的则是平台上的主播们。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平台与主播之间虽然是相互依存,但也是处于一种动态博弈之中。平台与主播在收入分成模式上很有可能会爆发分歧。

当下,在平台与主播的的收入分成上,平台一般占据了大头,主播只能在礼物中得到提成。然而已个悖论是:主播们具备引流和用户迁移能力,当红主播更是如此,平台需要依靠主播创收。而在逐利的人性下,而这种分成模式很有可能会让具备引流能力的主播是否会心生不满,从而提出诸如提高分成比例饿或者独占广告收入等要求,然而平台在很大程度上却无法反制。毕竟在当红主播资源紧缺的当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5.直播门槛高,对于普通用户而言,既存在动力不足也存在技能不足

虽然当下一个账号,一部智能手机就能让你开启直播之路。表面看来,似乎是抹平了准入门槛。但是从实际上而言,直播依旧是存在着较高门槛。对于普通用户而言,既存在动力不足也存在技能不足。在此门槛下,全民直播可能也就无法谈起。

从动力上来说,直播需要的是观众的互动,是关注体系的激励发展,需要的是被关注的感觉,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用户,去开一个直播,又会有多少人回去围观打赏?首先从动力上来说就存在先天不足。

而从技能上来说,虽然我们说当下主播们呈现出严重同质化,但是他们却比我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从打开话题、延续话题、情绪引导、唱歌跳舞等等来说,他都是一门技术活儿,然而从实际上来说,多数普通用户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技能不足。

结语:

不可否认当下直播的火爆与其存在的意义和潜在的广阔市场,但是我们也能明显的发现直播平台在当下存在的一些困境。在这些困境尚未解决的当下,就以不具备常态性的事件来鼓吹“全民直播、全民围观”的时代的来,似乎有些操之过急。当下看来,直播火了不假,但是全民直播、全民围观就是一个伪命题。而资本爸爸们,又可还记得大明湖畔的O2O?

相关服务

目睹直播海外直播解决方案

¥100-50000元

相关服务

电商直播

¥50000-200000元

相关服务

短视频/直播营销

¥1000-1000元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