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被“看好”中默声前行

亿欧网 2016-08-28 09:20:18 电商 汽车 市场
[思路网注] 第一次创业做收藏,为了赚钱;第二次创业做酒店,为了爱好;第三次创业做车来车往二手车,为了价值。

开篇

“晨光熹微中,一座城市折叠自身,向地面收拢。高楼像最卑微的仆人,弯下腰,让自己低声下气切断身体,头碰着脚,紧紧贴在一起,然后再次断裂弯腰,将头顶手臂扭曲弯折,插入空隙。高楼弯折之后重新组合,蜷缩成致密的巨大魔方,密密匝匝地聚合到一起,陷入沉睡。然后地面翻转,小块小块土地围绕其轴,一百八十度翻转到另一面,将另一面的建筑楼宇露出地表。楼宇由折叠中站立起身,在灰蓝色的天空中像苏醒的兽类。城市孤岛在橘黄色晨光中落位,展开,站定,腾起弥漫的灰色苍云。”

这是《北京折叠》中的一段描述,今年8月这篇小说获得了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抽象又切实的讲述了“北漂”生活。 北京,一座藏着千千万万个梦想的城市,在这一波产业互联网创业大潮中,对于创业者来说,北京是开始,也是结束。

| 北京 北京

“大概是2010年时,我投资了一位画家,一下子赔了几百万,挣的钱几乎全部搭进去了。为了给公司二十几号员工发工资,我只能把自己的车卖了,当我推开门走进办公室没忍住当场就哭了,我给大家说公司没钱了,领完工资就都走吧,要留下可以,但下个月工资能不能发我也不知道。回到家里后,我爱人问我车怎么没开回来,我就撒谎说车送去维修了。最后我爱人也没问发生了什么事,她应该知道家里没钱了,她每次出去买菜几乎要从菜市场东头走到西头,就为找最便宜的一家。” 对于如今已经坐拥亿万身价的谢磊而言,6年前第一次创业发生的一切,记忆犹新。

现在,他创立的车来车往,很多人并不看好。

1994年,17岁的谢磊从老家河北保定的农村初次来到北京,就从那时起,他成了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北漂”。

初来乍到,初中毕业的谢磊既没有文凭也没有专业技能,只好去了当时北京一家速冻食品厂打工。现如今,这家叫瑞达急冻的食品厂早已关闭。

在瑞达急冻,谢磊一待就是5年。5年时间里,他从一个打工仔升为了部门主管,结识了自己的妻子。“我很幸运,来到北京,从一无所有到有了工作,后来结了婚,我个人感觉我还是比较聪明的”,在接受亿欧采访时,对于十几年前的经历,谢磊清晰的描述着,沉浸在过往中。

“那为什么最后离开瑞达急冻呢?”亿欧问到。1999年,谢磊结完婚后,带着媳妇离开了瑞达。

“那时候日子还算能过,但我不喜欢安逸,虽然没读过多少书,总觉得自己要实现更大的价值,我都不知道离开瑞达后自己能干些啥,反正就是待不住”,说完,谢磊掐灭了夹在手中的烟。

离职后,谢磊去了刚刚成立的“韵达速运”北京分部送快递。“要是我后来别离开韵达,说不定现在已经成了他们的合伙人了,当时北京才十多人”,谢磊开玩笑说道。

快递员干了几个月,谢磊因意外腿受伤,就在家休息,生活的压力一下子堆到了谢磊妻子的身上。“那段时间特别苦,身上最少的时候就剩下3毛钱,我媳妇看不下去,没办法,就到别人家做保姆。那家人是开家具厂的,觉得我媳妇做事用心,就让我媳妇去给家具厂的员工做饭,我也就跟了过去帮忙,家具厂提供住宿,这样我们也就省下了租房钱。那时候腿伤也好了些,老板吩咐的事儿,我也特别勤快,后来我去学车给他当司机,那时候起我对车接触的就比较多了。“在向亿欧讲述着过往的每一个细节,描述的特别清楚。

2000年底,谢磊辞掉司机的工作做起了房产中介,“我现在一些断人识物的能力,还是那时候学的。干中介那几年,让我见识了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为什么选择去做房产中介这份工作呢?”

“赚钱呗”,谢磊又点了一只烟,“那时候的中介就和’骗子’差不多,只要能忽悠就能赚钱。我在中介干了只有2年多时间,攒了点钱就没再干了,自己城郊边儿上,盘了一家小杂货铺,我们夫妻二人经营着”。

| 创业,从“有钱人”到“穷人乍富”

2005年,在杂货店生意不错的时候,谢磊又按捺不住了,把店交给媳妇打理,自己去了一家收藏公司打工。半年后,谢磊慢慢摸索出了收藏的门道,带了一帮人正式成立了第一家属于自己的收藏公司,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创业,自己当老板。

2007年时,谢磊的收藏公司做的风生水起,到2010年时,已经有不少积蓄,“对于我们农村人来讲,好几百万,那是一笔不敢想的财富”。好景不长,2010年,让他再次陷入无助与绝望中。

回到开篇叙述的那个小故事,谢磊因为收藏赚钱,也因为收藏投资而赔钱,一夜间从百万身家到身无分文。

在今天看来,谢磊反思:“那次摔的跤,多半是因为穷人乍富”。谢磊回忆当时的情况,“后来,我在几个老朋友的帮助下,出手了一批压在手里的货,慢慢开始回本,但从那时起,收藏行业特别不景气。一年多时间里,我无论怎么辛苦、怎么努力、怎么打理,公司就是不挣钱。在那之后,大概过了一年时间,生意开始有了起色,到现在依然特别赚钱。”

现如今,据谢磊介绍,他已在全国拥有11家收藏公司,日流水数百万以上。2015年创立车来车往二手车的2000万元启动资金,全部自掏腰包。有人曾问谢磊,在近似“烧钱无度”的二手车电商行业,为什么不用资本的钱做这件事情?谢磊坦言,“我们融的投资人的钱,不是用来烧的,是用来开疆拓土的”。

2016年2月份,车来车往获得了1800万美金A轮融资,此后,没有其任何其他的融资消息。从公司筹建汽车金融项目,到开拓全国市场,谢磊介绍说,资金问题几乎不用担忧,“我自己投资自己,我能兜底,如今的互联网公司,大多被资本绑架。”

“那从2011年开始你就开始准备做二手车了?”

“没有,那时候我收藏业务做得很好,但是规模有限,无法达到一个高度,毕竟收藏只是少数有钱人的爱好,不是大众的需求。想做些改变,跳出收藏圈,眼界更宽些”。

就在2011-2014年三年时间里,谢磊一次短暂的跨界创业,直接影响了他做二手车的决心。

2013年,谢磊同朋友一起,在青岛和朋友开始做高端二手车买卖,“不到一年时间,我们做到了月收入百万以上,年底销售额就已经接近3000万元”,谢磊喝了口水,“到2014年时,国内一些二手车电商平台开始进入青岛,这对我们收车造成了很大困扰。那时起,就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要做一家这样的公司。”

2014年上半年,谢磊开始放手青岛二手车的生意,思考着如何做一次转变,再创业一次,“那时候我已经非常有钱了,生活已经不是问题,觉得应该干点更大事,实现自己的价值。”

“2014年上半年时,我着手做了一段时间酒店行业的生意,代理了一个酒店品牌,这家酒店连锁品牌在山东省的近百家门店都是我们运营的。做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做的再好,企业品牌也是别人的,14年年底时就不想在这一款耗时下去了,就想着换换行业试试。其实,曾经也试过做医疗器械行业”。谢磊对于自己的创业经历,侃侃而谈、津津乐道。

“那您是那时候准备做车来车往吗?为什么在医疗、酒店、二手车三个行业中,最终选择了二手车?”亿欧问到。

“之前想过做医疗,但是限于资源和行业门槛,打消了;酒店的话,始终是别人的品牌;二手车呢,我是比较喜欢的,从做收藏起我还有一个爱好,就是收藏国内出现的各种好车。除此之外,国内二手车的问题太多了,我觉得做这一块是非常有市场价值的。要说初衷,还真是因为对车的热爱”。

“听说您自己有二十多辆豪车,都价值百万以上,是真的吗?”亿欧好奇的追问道。

“这是真的,之前也提到过,我个人对车情有独钟,看到好的车就忍不住想买回来收藏”,谢磊又抽了口烟,笑着回答。

| “就做二手车电商”

2015年春节后,谢磊带着团队去先后去了美国、日本,考察汽车工业史已有百余年的国家二手车业态都是什么的。“到了美国,我们见识了CarMax的二手车零售连锁品牌,C2B线上竞拍模式、线下管理、询价、金融服务,配套服务一应俱全”,谢磊对意犹未尽。

众所周知,CarMax是美国最大的二手车电商连锁零售品牌之一,拥有成熟的C2B竞拍体系,同时打造线下落地服务标准化管理,通过专业的二手车质量检测和售后服务保障措施,以及配套汽车金融服务。发展至今的二十余年中,CarMax形成的沃尔玛式的超级市场销售模式,被业界一贯看好。

谢磊从美国回来后,仍然对C2B模式产生疑虑:到底选什么样的模式合适中国二手车消费现状呢?后来他又接着带团队去日本观察了当地的二手车业态,这才吃了颗定心丸,定下来大方向:学习CarMax,采用C2B竞拍模式,通过汽车金融获得收益。

创业前期,作为创始人需要做的就是找人、融钱、定方向。通过之前做收藏与酒店业务,积累的资金储备可以撑起公司前期运转;方向,认准二手车电商C2B模式,对标CarMax;剩下组建团队的事,“肯定是专业事儿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谢磊根据公司架构和需求,重点挖了汽车金融、技术搭建等方面的行业资深从业者。

2015年5月份,谢磊基本完成了公司的核心班子搭建,产品的研发和体系的建立已经提上了议程。

2015年12月份,世纪车来车往(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创立之初,车来车往的临时总部位于北京市丰台区工商联大厦A座,现如今团队已入驻租金不菲的新办公室,就在国家会议中心对面的高级写字楼——北辰世纪中心。

| “模式之争已经没了意义”

2015年下半年与2016年上半年,几家大的二手车电商平台大手笔斥资千万投放广告,做品宣,至今,还有些楼宇广告和电视广告还放着其中几家二手车电商平台的广告。2016年3月份至今,二手车行业除了个别几家陷入与用户的纠纷扯皮事件外,几乎没有多大波澜,集体静默。有人说这是行业回归商业本质的表现,经过燥热的PR与疯狂融资,现在都知道冲业务想办法盈利、活下去最重要。实际上,也可能如此。

“二手车电商吵到今天,模式之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交易订单数据、流量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财务报表,没有收益,就是死。我敢说,现在二手车电商平台,谁家交易数大,谁家亏损就最严重”,谢磊对亿欧表示。

车来车往在国内并不是第一家做二手车电商C2B模式的企业,“我之所以现在才开始做,是因为国内二手车发展的蛮荒期已经过去,’几位前辈’已经把市场教育的差不多了,现在做时机恰好。”谢磊的看法是,之所以选择以C2B二手车电商模式切入二手车交易,他认为中国目前的二手车市场份额仍被传统车商占有,而吵得沸沸扬扬的二手车电商平台,只占到了二手车交易总额的凤毛麟角。C2B模式是依靠传统二手车商占有绝对市场份额的优势,通过互联网升级交易模式、提升服务,能够将C端卖家与B端车商有效对接,尽量减少交易流通环节,防止B端收车商通过多个流通商谋获高额差价。

“一辆车,C端车主把它卖给车商,然后要经过若干个B,才能到达终端消费者那里,拿车大户差不多就是二传手。二手车利润高,部分原因是低价收车和高价售车,交易信息严重不透明”,谢磊向亿欧介绍说,“B端零售商是二手车交易中直接和C端用户接触的一端,既然一辆车要流通很多次,那为什么不直接掌握终端销售商的资源呢?”

车来车往通过免除4S店、车商、车主等车源和交易各方的返点佣金,以此拉拢用户对于平台的好感。在业内,部分电商平台有收取3%左右服务费的惯例,但谢磊认为,这3%的佣金到最后还是以各种形式补贴给了C端和B端,还不如直截了当的不收佣金,直接免费提供服务。

“现在市场上有一些声音,表达了去车商化的态度,您认为车商目前扮演着什么角色呢?”亿欧问。

“通过车来车往平台咨询卖车的车主,我们做完检测报完价之后,成交率居然只在20%左右,那剩下80%的车主去哪儿呢?我们发现,最终那些车主还是把车卖给车商了。所以说,车商目前仍然是二手车交易中的主力军,这一方力量不容小觑。”谢磊又补充了一句:“在中国,是去不了车商文化的”。

“既然如此,那现在互联网对二手车行业的改造迟迟未见明显成效,是因为互联网的无法渗透吗?”亿欧追问着。

“目前,互联网之所以没有有效的解决二手车行业的问题,是因为互联网可以改变人们的消费习惯,但是改变不了二手车交易的本质。”

车况信息不透明,一车一况、一人一价,诚信度低,是目前二手车行业的最大问题,多个二手车电商都在试图改变这一现状。即便通过多家的数倍努力,情况并没有因此好转。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8月1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全国二手车交易量477.4万辆,同比增长3.6%,环比增速下降,整体增速低于新车销量,市场表现并没有达到预期。之前预测2016年二手车交易量突破1200万台,可能会遭遇缩水。

各地限迁逐步取消,政策鼓励,行业形势大好,但是二手车的交易量却逆市增速放缓,其中,无论是C2C还是C2B、B2C模式的二手车电商平台,渗透率仍然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

“您觉得目前C2B模式没做起来的原因是什么”,亿欧问谢磊。

“C2B模式没做起来,就是因为有4S店限制”,他肯定的回答道,“4S店新车销售压力大,二手车置换不畅。”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显示,预测2020年中国汽车金融业市场容量达2万亿人民币,渗透率达到50%,这无疑是众多玩家下注二手车行业的重要因素。就目前来看,盈利成了测试各玩家发展能力的“试金石”,资本市场对于讲故事就能拿钱的形式已经开始警惕,避而远之。

“以前人把创业叫做生意,现在人把做生意都叫创业”,谢磊对如今燥热的创业潮,嗤之以鼻。

“我只抓盈利,2017年3月份之前一定要实现整体盈利。现在,各个分公司负责人每天都必须向我汇报各地每天的销售量、收益等数据报表,要讲清楚为什么没有达到预期,什么原因造成的,不发不行。如果连续3个月有分公司没有取得明显收益,完成公司指标,那就只能走人”,说完,谢磊拿着手机让亿欧看了几个地区负责人的日报。

2016年5月27日,车来车往在北京举办了品牌战略发布会暨一周年庆典,活动现场谢磊带领车来车往核心团队首次对外亮相,并将公司运营一周年以来在产品、运营、市场等方面的战略理念以及未来发展方向、战略目标等信息,做了一一介绍。就在这场发布会上,谢磊对外宣称要在6月份上线汽车金融产品“车商贷”和“车合金融”,并且在上海、天津、成都、重庆、苏州、杭州等城市成立分公司。

在亿欧8月中旬采访谢磊时,其上海分公司也在近日正式成立运营,其他各地分公司也已经投入运作。7月份时,其汽车金融产品也已经顺利上线。这时,据车来车往一周年发布会仅过去2个多月。

| “去不了车商化,自己做车商,做最大的批发商”

据谢磊介绍,目前车来车往的车源主要由4S店和一些汽修店提供,C端的个人车源被车商分流,客户流失严重。“既然去不了车商化,那我就自己建有形二手车市场,然后配套线上拍卖系统,这样车商无论是在线下还是线上,都在车来车往的交易体系内”,谢磊透露称这是其目前主要战略。

采用重资产建立二手车交易市场模式,在谢磊看来,既然互联网无法改变二手车交易本身,线下仍然是关键,那就去接触交易本身。谢磊称,目前他已经计划在新疆、东北地区、安徽等全国二手车流入地,与当地政府合作建立二手车有形交易市场,预计建立6个、已在筹建的有3个市场,在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这些市场将会陆续建立完成,“要做最大的批发商”。

谢磊的这一战略方向,将直接使其从一家互联网公司变为传统经济实体。目前车来车往在北京有三家线下体验门店,据谢磊透露,这几家门店现在几乎每月都亏损百万以上,当初起建是为了方便C端,丰富交易场景,“现在看来没必要,过不久可能会考虑关闭”。

| “该赚钱了”

对于车来车往的商业模式,谢磊有着清晰规划,他认为依现在的发展速度和规模都在可控范围之内,未来将会继续扩大发展规模。“这是很关键的一年,我们要在这一年中,快速跑出来”。

据谢磊介绍,车来车往目前的盈利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1、金融。汽车金融,已上线的产品体系有“车商贷”和“车合金融”,未来车合金融将会从车来车往独立出去,有独立团队负责运营,现在已有二十人左右的风控团队。产品主要是通过融资租赁和信用贷款方式,向车商提供金融服务,同时车来车往也将打造消费级金融产品,作为供应商,对接给车商。按照谢磊的说法,这一块将成为车来车往未来的主要收入来源,金融产品周转资金不会使用互联网金融平台的资金。

保险。就在采访完谢磊一周后,他告诉亿欧,已经确认收购了一家全国性的保险经纪公司,除汽车金融外,保险也将成为其主要的发力点。按照谢磊的计划,收购的这家保险公司,未来将推进全国性保险市场和网上保险业务。

2、有形市场。这块收入与传统二手车交易市场模式相同,各地分散的车商入驻,收取服务费。同时,线上配套有竞拍系统,丰富交易场景。

3、整车物流。如果各地有形市场建立,必然会涉及整车物流,方便各地二手车自由流通运输,这一模式主要依靠有形市场的交易规模。

“您希望车来车往应该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谢磊回答:“我要做的是一家百年企业,我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现在收藏业务发展的不错,我不缺钱,但是做一家上市公司、大公司是我的梦想。”

“有上市计划?”

“我现在追求的财务流水,收益,都是为了以后的上市计划,预计2018年上半年登陆创业板。”

“我们一定能上市,你信吗?”谢磊说完,又补充了一句。

采访接近尾声,从下午2点持续到下午6点,谢磊叫同事带了份汉堡回来,采访方结束前,他边吃边说:“今天知道你过来,中午就没吃饭”。

随后,亿欧问他,“从没文化的北漂,到创业成为车来车往的董事长兼CEO,参加各种活动,分享创业经验,是怎么走到这一天的?有什么发展瓶颈吗?“

“文化水平不够,那就学习呗。我有个坏习惯,就是晚上2点才睡觉,十多年了。只有晚上我才会放空自己,静下心思考问题、学习。要说发展瓶颈,那肯定是对行业不够深,虽然早年刚来北京在饺子厂学过一段时间汽修,但也是皮毛,没有深入到行业中。”

18点20分,采访结束。

| 最后

《平凡的世界》里曾有这样一段话:“生活不能等待别人来安排,要自己去争取和奋斗;而不论其结果是喜是悲,但可以慰藉的是,你总不枉在这世界上活了一场。有了这样的认识,你就会珍重生活,而不会玩世不恭;同时,也会给人自身注入一种强大的内在力量。”创业也是如此,每个平凡的创业者背后,都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与苦楚,但创业总归有一个理由。

谢磊说,在这一拨创业者中,他是幸运的。(文/杨永平)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3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
  • 免费预约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