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工厂交底了必备的供应链技能

电商在线 2016-09-18 10:43:02 供应链 淘品牌 工厂
[思路网注] 影尚与淘品牌的渊源很深,从影尚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淘品牌不为人知的一些故事,以及电商供应链十几年来的变迁。

从虎门高铁站出来,路上,卡车、三轮车不断,他们运着布料、假人模特往城市的更深处延展,在虎门的街道上,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服装工厂,作为国内小有名气的服装货源地,你身上的这件T恤或许就诞生在这里。

而我们今天的故事则从其中的一座工厂开始谈起——万向述和他的影尚服饰。

影尚与淘品牌的渊源很深,也是虎门当地较早接触电商订单的代加工厂,从柠檬绿茶、心蓝剔透,再到七格格、妖精的口袋,它伴随了这些淘品牌的浮浮沉沉、生生死死。从影尚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淘品牌不为人知的一些故事,以及电商供应链十几年来的变迁。

不是人人都会卖货

2000年,是服饰品牌的全面发力期,尤其以广东为例,当时诞生了诸多红极一时的服饰品牌,比如淑女屋、阿依莲等等。但大多工厂还是以接外贸订单为主,依靠外贸订单不少工厂就可以活得很滋润。据了解,那时OEM工厂的利润丰厚,每个月可以出货10万件,平均一件赚3~6元,一笔订单的纯利润就在几十万元上下。

当然,随着后期外贸形势的陡转之下,也有一批商家看到了新的趋势。伴随着淘宝的诞生,最早一批淘品牌商家正在孕育,而当中很多是从OEM工厂转型而来的,像茵曼就是在这个阶段开始起步,“茵曼在2009、2010年招了大批人才专门做电商运营做淘宝。”

万向述也观察到了这一趋势,想试试做个品牌。他做过电商代运营,帮品牌哈根上线清理库存;又开了线下实体店卖品牌女装,但因为一次加盟商订货会错误估计,加之当时销售不如意,导致挤压了大量的库存,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遭受重创的万向述重新梳理了当时面对的环境,当时他看到了几个方向。

1、销售型企业的老板一般都不适从事生产。品牌缺少供应链梳理服务,后端的货品供应成为短板;

2、电商企业需要定制化的制造服务,但是工厂又不愿意转型;

3、制造型工人的劳动力集中在75-85后人群之间,这些人到2020年之后会退出劳动市场,未来劳动力很紧缺,未来会更加需要制造业的服务。

最终,做供应链服务,同时瞄准电商订单成为了万向述十年甚至更久的方向。

那些年合作的神店

相比大多数的工厂,影尚服饰算是虎门当地较早接触电商订单的加工厂,万向述在2007年就尝试跟电商卖家合作,这个时候,天猫都还未成立。

“我有组货、配货能力,但是缺少靠谱的运营伙伴”,万向述坦言当时“相中”柠檬绿茶的原因,一方面是其化妆品大卖,另一方面,柠檬绿茶也想拓展品类。于是他们一拍即合,我供货,你销售。

早期的货品开发生产模式主要是抄版,以韩国时装网站为主,再进行生产供货,“柠檬绿茶女装的线上渠道主要两块,一块是自己美妆店铺开辟了女装板块,另外他们自己开了一家服饰店铺”,这两个店铺货品、商标、款号皆一致,且互相引流

这一单生意让影尚渐渐被业内熟知,他们开始扩张版图,增加合作品牌商,包括当时的大C三巨头:柠檬绿茶、心蓝剔透、双生儿。

但好景不长,影尚的模式出了纰漏。“一家珠海的天猫店铺跟我们用了同样的图片和模特,因为他们是天猫店,而我们是淘宝店还没有注册商标,因此被投诉,导致这些店铺短暂的关店”。这次“意外”伤尽了元气,让柠檬绿茶、心蓝剔透等合作店铺留着将近150万元的库存卖不动了,最终协商一致尽可能清理库存,不再售卖新货。

2012年左右,柠檬绿茶历经不成功的转型遭遇了“永久的寒冬”。这些神店未转型成功,跟供应链也不无关系,万向述觉得价廉物美和快速交货这三者在当时几乎是没办法达成的,在供应链环节,影尚处在转型期间,初步尝鲜电商订单,问题也就集中暴露出来了。

但另外一方面影尚也抓住了淘品牌做电商的红利阶段,在与品牌的合作中其提升了自己的生产线。“在2009年我们就有了新的合作伙伴七格格。”彼时,七格格凭借着小众潮牌的定位让他的销售额急速增长,但正因为迅速的规划,货品及供应链的漏洞日益明显。

淘品牌的必须快速出货,还在摸索中的七格格对于第一批工厂的筛选上并没有严格的标准和经验,设计完成后直接打版出货并在店铺上架销售,这样便牺牲了品质。曹青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生产周期快是肯定会牺牲品质的,稳定的品质和急速的供应链之间是有一个平衡点的,这个点往哪边偏都不好。”于是在这次机遇下,影尚和七格格在供应链上开始了多年的磨合。

改造供应链是要流血的

事实上,跟七格格合作的这些年,才是影尚供应链转型的开始。有人说,柔性供应链是个伪命题,但在万向述的理解中其实不然,柔性供应链实则是在保证产品质量的前提下,实现快速处理或大或小、多批次翻单的订单需求。

生产节奏:据了解,七格格每个月开发150款以上货品,一年大致1800款,其遵循每周上新的原则,每次更新35~40款产品,与传统品牌按季度每次上新150款左右,两者在上新节奏上有存在3~4倍的差异。

与此同时,电商品牌的头单量也不尽相同,万向述表示,这需要根据不同品牌以及当季的销售情况来做生产策略,有些品牌可能策略是头单小,翻单多,有的品牌可能是头单多,翻单少,有300-1000件的数量差。

生产面料:在最初的面料选择上,前期影尚会推荐给品牌商三家面料商,让对方选,而后形成固有模式。这样的好处在于避免了工厂与品牌方的利益纠纷,双方对面料商没有太近的联系,因此互相不会发生敏感的利益问题。

生产效率:加快信息流及算法供需匹配、充足的备料、流程模块的效率最大化和设备智能化和互联网化。其中,备料属于前端的准备,其他几点则是后端用来解决效率问题。

目前,影尚采用可视化的数据管理系统,我们不妨想象一番工作场景:一位工人站在机器面前,上面清晰的显示放入面料和进入生产环节的时间,这与传统的车间一团乱的模样大相径庭,让机器来总控流程,这样就在一定程度上释放了人力成本且更精准。

“我们曾经了解到国外的一些工厂,车间空无一人,只有一位总调度师值班,但依旧可以完成大量的订单,虽然目前国内的服装工厂无法做到如此,但工人绝不是普通意义上越多越好,相反需要有策略的安排和招人。”万向述说。

影尚倾向于招聘两类工人,一类是擅长专业工种例如裁剪、车缝的“特种兵”,另一类则是可以独立完成一整套衣服的全能工,“全能工在我们这里占八成,我们挑选的都是有行业八年以上经验的夫妻档为主的工人”。

不过,即便是流血改造了供应链,也还是存在问题,其中最棘手的就是如何更好地来缩短交货时间,万向述有自己的解决方案:如果延期1、2天,他会空运产品弥补时间段板。“假设20号,销售期是22号,中间有一个时间差,我们就思考可不可以占用他的时间差,”除此以外,分批出货也是一种解决方案,假设这个款出货1000件,赶不上,可以拿订单的前300件先入仓。

设计能力强了,才能更硬气

电商品牌开发的款式比传统品牌多3~4倍,仅在产品开发上需要投入的人力成本比给传统订单多很多。既然如此,为何影尚还大部分都接电商订单?万向述坦言,他看中的还是在与电商品牌合作过程中,能磨练自己的产品设计和开发能力。

以往,代工厂在接外贸订单的时候,仅仅只是依样画葫芦式的生产,那时候大家的比拼的就是产能上,规模大得工厂就会占上风。万向述说,这也是为何中国制造整体竞争实力不高,赚得都是利润最薄的加工费的最大原因。

但在接触电商品牌之后,万向述发现电商品牌的优势是买手的组货能力而非原创设计,因此这就是他们的好机会来打造工厂自身的护城河。

目前,影尚的开发团队共有6个小组,每组配4~8个设计师小组,对应小组有四个样板开发小组,其中每组又安置了4~8位版师,每4~8位纸样里面又配了16位车板师傅。我们计算了一下,从来图到制作企划案,再到图片和版式的确认样,最后生产发货,整个流程需要7~30天。“按照一个开发小组的进度来算,最快一周,最慢一个月。”万向述说。

与此同时,每个品牌的风格不同,会匹配不同的设计小组。比如影尚有专门的七格格小组,妖精的口袋小组;也有按风格分,潮流、通勤、淑女、街头等小组。就职于影尚的设计师跟品牌的设计师一样,需要关注国际流行元素和潮流资讯,以及一些特殊工艺。万向述表示,他们更多从正规院校招收科班毕业的人才,带他们进入各大服装品牌先实习,也会在内部进行组织业务技能的培训,进行一轮轮的优胜劣汰,最终留下适合的人才。

当设计能力逐步建立之后,影尚的底气就硬了,“我们现在可以接客户的定向设计订单,也可以为客户设计样衣,供期选货,”万向述说,现在在与几个品牌的合作模式都是两者相结合的玩法。

当然,影尚也想在电商风口上再飞一次,目前影尚旗下共有5~6家工厂,包括专门的制衣厂,以及印花、绣花、水洗、苎麻等专业工艺的加工厂,为了在供应链服务端做强做大,他们也在全国范围内收购和改造了部分中小型工厂,通过对他们的整合,做更加精细化的供应链服务。同时,他们也不排除未来会收购一些服装品牌的可能。(文/丁洁)

相关服务

供应链仓配一体化服务

费用面议

相关服务

一站式跨境进口供应链服务

费用面议

相关服务

全和悦土耳其仓

免费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