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个深度要点 看透直播下一个阶段的前途

亿邦动力网 2016-09-19 15:25:27 直播 发展 营销
[思路网注] 与此同时,经过半年多的喷发,直播对新用户的清洗工作基本结束。下一个阶段,什么样的直播会沉淀?

广电总局一则通知让热闹的直播成为监管的焦点,颇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事实上,此前有关部门曾亲赴企业调查,关于直播要不要先审后发(类似电视台直播延迟多少秒)、直播的弹幕要不要类似BBS一样审查等问题与创业者展开过碰撞。最新的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则主要从源头资格认证监管,要求从事直播必须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这种监管思路与第三方支付的监管类似,事必会造成有能力有背景的自己申请、有钱没背景的可以兼并购买、没钱没势力的只能曲线生存被边缘化。结果是,将直接加速直播行业的整合洗牌。

与此同时,经过半年多的喷发,直播对新用户的清洗工作基本结束。下一个阶段,什么样的直播会沉淀?该如何判断和评价一个直播平台?多位行业资深从业者给出了自己的思考,帮助看清云山雾绕的直播江湖。

1.直播的要义是高频互动。

从直播鼻祖PC端的秀场直播9158、YY算起,互联网直播这件事儿已经11年了,在PC端也产生了上市公司。这一波喷发的直播主要是以台湾的17开始,以映客、花椒等为代表的移动直播,同时伴随PC端直播向移动端的迁移。

爆发技术上由智能手机普及和宽带成本降低推动,但从内容上,移动直播的真正核心是什么?难道就是颜值和明星?

360董事长周鸿祎亲自直播了一年后总结,直播真正的魅力在镜头非常近,就像在半米之内交流,主播和用户之间产生了很强的互动和参与感,用户才会花钱打赏。这种互动才是真正颠覆传统PC直播、传统电视直播的能量。

YY联合创始人董荣杰将直播定义为一种伴随式、偏平等的一种内容形态,除了互动,高频是一个核心因素。以虎牙直播为例,一个典型的主播特征是,一年会播300多天,每天播的时间长达两三个小时甚至更多。

2.明星之于直播的价值是营销,不是内容。

拼明星直播、互挖主播红人是当前各直播平台吸粉引流的主要方式,但明星直播是不是就是一种目标和追求?明星对直播平台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董荣杰认为明星直播的特征是市场效应非常明显,在明星直播的瞬间,用户拉升作用非常强。但明星因为自身职业特征,要适度保持神秘感,要跟粉丝、观众保持一定的距离,因此曝光必须有一定的时间间隔,直播频率非常低。

“我们有虎牙直播、YYLIVE,签了很多明星,比如陈赫、林更新,我们跟明星签约非常明显的一点是,明星是以季度、月为单位,直播一两次,频率非常低。我们非常强烈地感受到,明星类的直播更多是一个市场行为,其实不是内容行为。”

很多直播平台误认为明星就是一个最大的网红。但对于直播平台来说,网红和明星是两个物种,明星的行为和网红的行为是完全不一样的。网红是一天到晚跟用户相处、陪伴用户打发无聊时间的,明星永远是被仰视。

董荣杰称,“真正最终能撑起直播平台的,更多要依赖于天天陪伴用户直播的网红,而不是一个月才来直播一次的明星”

3.腰部主播才是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与全民直播的拼明星阵容不同,游戏直播盛行挖墙脚。此前,豪门少爷王思聪的熊猫TV挖了斗鱼的多位大主播,引发主播粉丝激情互喷。前不久,YY旗下的虎牙直播也拿出一个季度的营收约1亿人民币挖走了斗鱼的知名炉石主播安德罗妮和萌太奇。

感怀斗鱼悲惨遭遇的同时,不禁要问,大主播之于直播平台的价值是什么?

董荣杰批判,追求大主播、顶级主播是个陷阱。顶级主播就像明星,平台控制不了,换平台的情况非常频繁。这意味着如果一个直播平台所有竞争力只依赖于顶级主播,一旦面临竞争对手挖角,其实没有太多抵挡力。

“签了顶级主播、大主播的时候,千万不要忘记也要签数量更多的中型主播和小主播。从实际运作来说,用户需求是丰富的、有层次的,而且用户的时间是一天24小时覆盖的,不能指望靠大主播去满足所有需求。”

董荣杰透露,虎牙直播的主播结构是一个由大到小的金字塔,一个大主播直播的同时,背后有四五个中型主播,四五个中型主播背后需要20-30个小主播。用这种方式,才能逐渐把一些通过明星、大主播拉来的新用户,逐渐分解、细分到中型主播和小主播上。

“一个直播平台的竞争力,更多来自于腰部主播的竞争力。一个良性的直播平台,真正衡量的标准是,你的中型主播、小主播整个生态是否健全。只要有健全的生态,其实一两个大主播流动对直播平台基本上没有影响。”董荣杰称。

4.秀场直播是一种成熟的商业模式,但盘子做不大。

秀场直播是直播的始祖,从PC到移动端都是最快形成用户规模和盈利模式的品类。但多数直播从业者直言秀场模式的天花板是看得见的,以已经上市的YY为例,欢聚时代2015年净营收为人民币58.97亿元,净利润人民币10.332亿元;截至2015年12月31日为止,付费用户320万人。

新兴起的移动端直播,有赖于直播成本技术门槛的降低,用户基数扩大了,映客的用户量半年就突破了1亿,可以号称全民直播,但变现的方式仍然只有单一的打赏,本质上并未突破秀场直播范畴。

目睹创始人鲁力直言,这么多直播平台,用户关注度在极大的分散,真正在上面花钱的土豪也就那些。秀场模式经过PC端的验证,还能挣钱,难的是能够很稳当的一直持续下去。

5.游戏直播新增用户已经在下滑。

游戏直播是目前最为成熟的第二类直播,战旗TV、斗鱼、龙珠、虎牙,包括全民老公王思聪的熊猫TV,背后有腾讯、YY等大资本支持,已孕育出众多身价千万的主播。但游戏直播的从业者们却似乎并不盲目看好行业。

董荣杰称,从虎牙直播的数据看,仅今年7月相比6月,端游直播的新增用户下滑幅度就在20%,从今年1月到今年7月下滑的幅度高达50%。

这个数字意味着端游的直播新增用户在快速萎缩,已经比大家想象的更快进入下滑迹象。

6.如何判断哪些直播有存在价值?

直播火起来之后,出现了一系列的电商直播、泛娱乐直播、户外直播、全民直播、旅游直播等等,听上去热闹非凡的同时,哪些才是真正有价值的?

董荣杰给出了一个他的判断标准:能不能提供一个典型的场景或者模式,能够让用户天天愿意来看。游戏直播是游戏自身解决了随机性、可观赏性,秀场直播早先的核心是音乐,听音乐是一个人的刚需,天天听都不腻。游戏直播和秀场直播成功背后,是因为音乐本身、打游戏本身是刚需。

7.社交是直播的梦想。

做直播的都认为社交直播是最高的境界,尤其大BOSS如腾讯、花椒、小米之类,出手瞄准的就是社交。社交虽然不赚钱,但自带吸粉光环,天生巨星气质帝王命格。不过社交这件事却也是最难的,普天之下也只有一个QQ一个微信,其他的不被斩尽杀绝也只能偏安一隅,无法与起比肩。

映客、花椒号称全民直播,是不是就是社交性质的直播?在行业内看来,并不认同。

周鸿祎、微吼直播创始人林彦廷等都认为社交直播是分众的,一个主播对万对千万用户的直播是无法互动的,100人左右的直播才能形成良好互动。目前,直播平台请明星站台吸粉的方式是以损失交流和互动为前提的。

8.监管是直播难以承受的镣铐。

此前,直播是在监管真空下裸奔的。自感于平台内容的脱缰之势,今年4月,20多家主流直播平台联合发布了《网络直播自律公约》,包括对主播的认证和对内容的审核。

事实上,所有视频内容都被监管部门要求严格审核再发布,最基础的是要遵守《审核通则》里面“十不准”“十一剪”。像优酷、爱奇异等视频网站,无论PGC还是UGC内容都要通过、人工多轮审核,有庞大的人工审核团队,网络流传月薪上完的鉴黄师就属内容审核工种。电视台的审核更是严格,所有电视直播事实上都是延时的,遵从先审后发的选择。

而对目前的直播平台来说,如果按照现有的监管政策,如何保证用户与主播的实时互动?丧失了互动,直播与现有的视频网站又有何差别?周鸿祎就称,延时对移动直播来说是一个半毁灭性的打击。

此外,直播的监管手段也是个问题。视频内容一般是机器先审,然后人工抽帧截图,对直播来说难道要全程人工审核?音频直播更难,蜻蜓FM CEO杨廷皓称,音频内容真的需要去听,了不起快放50%,10个小时的内容要5个小时去听,困难和成本都是非常巨大的。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4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
  • 免费预约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