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文化:都是因为“赌性”?

[思路网注] 不到两年时间,火星文化的内容发行已经做到行业第一。但凡跟他接触的人,都会惊叹他的专业剖析能力。最重要的,他待人接物平静自持,对谁都很友善。

如果用一个词自我描述,会是什么?

当我把这个问题抛给火星文化创始人李浩的时候,我们将近3个小时的对话已经接近尾声。通常这个时候,被采访对象是最放松的,但也可能最不耐烦。这种微妙时刻的答案最值得咀嚼。

“赌性”。思索片刻后,他说,“我在看准的方向上很敢赌。”

对这个答案,我多少有些意外。他的履历并不复杂。2014年创业之前,李浩是前56网副总裁。在这个最早被红杉发掘、中国版Youtube的视频网站,他待了7年,经历了56网从巅峰到卖给人人网。这家公司被二次出售给搜狐前几个月,他决定离开。而加入56前三年,他在网易企业应用事业部。这是他全部的职业生涯。

创业后他也没有离开视频领域,倚靠此前在业内的行业积累,做起了网生内容传播、发行和付费的事情。不到两年时间,火星文化的内容发行已经做到行业第一。但凡跟他接触的人,都会惊叹他的专业剖析能力。最重要的,他待人接物平静自持,对谁都很友善。

这样一个人,赌性何来?

三年前,北京东四环,健一公馆。李浩等一行人为姚劲波接风。彼时,58同城破冰上市,现场一团喜气。俩人同为湖南人,结识好多年了。

正酒酣耳热时,姚劲波眯笑着问李浩,今年有什么计划?言外之意,你有没有离开56网的想法。没等到回答,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你要离开就两个选择,要么来58,要么自己创业。你要自己干,我就给你掏钱。”

李浩确实已经动了离开的念头,不少机会也就在面前,除了58同城,一家视频网站有意向找他去做CEO。但他还是更想创业,“湖南人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关键是最后一句霸得蛮,就是有条件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2014年7月,历经8个多月的过渡期,李浩正式离开56网。他第一个打给姚劲波,“姚总,我出来创业了,需要你的资金支持。”他花了十多分钟讲创业思路,跟现在火星做的事情如出一辙:内容产业即将迎来爆发,但是大部分公司商业能力较弱,这是行业最大的痛点,而这正好是他的强项。

电话里,姚劲波问了六七个尖锐的问题,诸如:如果跟你合作的CP在你的支持下做大了,是不是跟你没什么关系了?李浩解释,火星主要帮内容做发行和营销,这不是他们核心的命脉却很重要,他们可以交给第三方公司合作,以获得价值最大化。再者,重点合作的公司火星会选择孵化或投资,但是只占小股,不谋求大股东位置。这跟公司可以保持合理的利益分配。

一个电话基本敲定了这笔投资。当时姚劲波在国外出差,具体细节说好下周当面再定。就在这个空档,牛文文的黑马基金风闻火星也有意进来。正好他们的LP是姚劲波,俩人一合计平分了500万天使投资。

李浩当时的分析是,做内容公司有两种选择:华谊模式和光线路径。华谊是从CP起家,因为签约了大量的明星、导演,延伸到下游发行、营销等产业链。光线则是逆向行进,进入电影行业的时候他们甚至被视为门外汉,完全不直到其中的水有多深。但光线早期主攻发行,用现在时髦的话说互联网的单点突破思维,逐渐以投资的方式渗透到上游。火星要走的,正是光线路径。

因为李浩在视频行业浸润多年,对每家的基因、长处了如指掌,发行和变现本就是火星的长处。所以公司发展一段时间后,他开始扫描优质的内容创作公司,寻找爆款CP进行投资。青藤就是这时候被捕捉到的,双方谈定900万的投资额度。

“投资青藤这样的公司,核心是为了战略目的。我们投资了一家公司,他们给我们的估值差不多是别人的1/5。对他们来说,拿火星的钱也是追求协同作用。”李浩说。问题是,当时火星账上只有三四百万元了,李浩说服对方接受分期付款的方式。

牛文文每次向别人介绍李浩,都不忘加上一句,“他是湖南人”。这时候他身上的“赌性”暴露出来,对于看准的事情,一定要将其拿下。

他要出去找钱。

有天早上6点钟睁开眼,他蹭一下坐起来,开始编辑寻求融资的内容,投资金额不限,一两百万都可以。搜索了一遍微信通讯录,群发出去。6点半,他收到第一个回复,一位广告公司的CEO正在去机场的路上,跟李浩简单聊了几句后同意投资100万。

那天他给五六十人群发了微信,打了十多个电话,见了四波人。几天内他拿到1750万的投资意向金,后来因为各种缘故500万资金没有到位。8天时间,李浩完成1250万元的Pre-A,共吸纳了7位个人股东,包括视通传媒CEO、三九健康网CEO等,其中300万元是火星团队自筹的。但是他也在几天内集中触及到人性的很多面。

去年12月底,火星再次拿到东方富海领投、盛万和暴走跟投的2800万元A轮融资。据说,B轮融资已经接近完成。

对于湖南创业者,很多人更熟悉的是陌陌创始人唐岩。在那篇著名的《痞子CEO唐岩》里,开头就用了大篇幅白描他的打架经历。很多人看后觉得夸大其词,李浩知道,身在湖南几乎每个男生都是从小习惯打架的。“除非你能忍,能接受被欺负,就可以选择不打架。”

但是在多年的朋友记忆中,李浩没有因为什么事情发泄过愤火,甚至大家平常聊天谈到某些问题也不曾感受到他情绪太过激动。他总是给人和煦、平静的感觉。

上大学之前,因为工作调动或其他因素,李浩父母曾在一个县城里搬过11次家。湖南当地民风彪悍,几乎每到一个新地方,李浩都会被示威。

大概六七岁左右,李浩的母亲因为去一家瓷器厂上班而搬家。邻居家一个比他高一头的小孩每每在放学路上对他推搡一番。第三次被为难时,李浩握紧拳头,猫下腰,使劲用头顶住对方的肚子,这个壮实的孩子一直被从马路中间推到小河里。从此以后,俩人反而成为好朋友。类似的故事,几乎在搬新家时都要上演一次。

“我的原则就是,被欺负了一定要打回来。”李浩说。

他还曾说过,“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干嘛要搞那么复杂?”但是以大欺小,主动发起进攻的事,他从来不干。“基本都是因为被挑衅才还手。”他最后一次打架是在2007年,广州。

创业初期,火星文化也曾经遭遇竞争对手的近身肉搏。曾经一家视频内容公司也大举做发行,为了抢夺市场,大力补贴资源。很多公司确实转而投向他们。

严格意义上,李浩认为跟火星模式完全相似的公司非常少,但是在不同的业务板块从不缺乏对手,唯一让他感受竞争猛烈的就是那段时间。相反,他觉得有个强大的对手挺好。成长期打架的经历对他后来性格的塑造有很大的影响,似乎没有什么是他所恐惧的。

如果说什么会让他焦虑不安,那就是火星早期业务全面开花却没有形成聚力和杀伤力。“当时心很大,火星启动时又是豪华团队,所以架子拉得很大,没有集中精力和资源把一件事情做好。”李浩回忆。

2014年8月公司成立,第二年4月他下决心断臂求生,砍业务、裁员。实际上,很多团队因为对公司前途产生疑问也成为他裁员的一个因素。李浩向剩下的十多人宣布,以后集中公司的资源和兵力突破发行。这是火星最擅长的,也是CP最渴求的。

三个月后,公司开始反弹。《明白学堂》、《深夜蜜语》、《军武次位面》等热门作品交给火星发行。而9月份签下暴走系列的全网发行业务,视频内容公司再没有人敢轻视火星。

今年3月腾讯视频公布了一个榜单,去年十大PGC排行榜中只有4家是由第三方公司发行。其余的6家都是,要么是腾讯视频独家承揽,要么是公司自己发行。而交给第三方发行的4档节目,全部由火星承接:《暴走大事件》、《关爱八卦成长协会》、《军武次位面》和《明白学堂》。

签下暴走背后还有点小故事。消息传出,关于李浩与任剑很早就相熟,投资人在背后撮合等传闻漫天飞,这也让李浩哭笑不得。“其实是暴走想从优酷独家转成全网发行,然后评估到底是自己做还是找第三方公司,最后认为找发行公司更专业,然后从中选择了火星。其实就这么简单。”

成名亦有烦恼。去年的8月份还没有多少人愿意投放火星,今年确实大把的CP主动找上门来。而每档节目都需要强人力服务跟进,这也导致他们不能无限承接业务。今年李浩要求团队每月只新接5到10档节目。除此以外,每月都会拒掉很多。

他们选择的标准很明确,一,一档节目要有创造价值的空间和潜力;二,是否跟火星有深度合作。而那些被拒绝掉的节目往往同质化严重,或者本身商业化太强,比如再节目中自带广告或冠名,却又不打算在发行业务做投入。

发行是火星最强的一块业务,除此以外还有广告、用户付费的变现业务,以及网生内容的投资。据李浩说,这三块业务目前他们的收入贡献比例相当。

其中,投资网生内容的收益回报率平均在10%左右,150万元制作成本的单部作品,火星平均参投50万到70万元。更重要的是,如同游戏和电影,押注一部爆款的机率并不高。但是这个行业里,没有人肯散手。

李浩解释,“我非常看好网大的长期发展,接下来一年左右就会有一个洗牌期,期间绝大部分公司都不赚钱,但是真正进入到下个阶段的才是最好的。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挖掘好的团队,然后重点签下来。”

他经常说,火星是一家没太多商业秘密的公司。这可能跟他心态有关。他不愿树敌,却不怕对抗;曾经因为服务定价烦恼,如今只赚自己该赚的那部分钱。

加入网易之前,李浩曾经创业失败过一次。当时网站每日访问量一度达到200万,但是既没有融到钱,也没有赚到钱。有个人提出低价收购,他跟合伙人没有同意。

“如果当时侥幸成功了,对我来讲未必是好事。假如一下拿到几千万,没准我会泡吧、酗酒、飙车搞不好甚至会吸毒。因为实际上我是没有能力掌控这部分钱的。但是现在我非常清楚,不管是10亿、100亿,甚至更多,对我来讲,不会有任何困扰。”李浩说。

他信服王阳明的心法,不愿意有太多大喜大悲的情绪波动。哪怕早期两个合伙人选择离开时,他一边言语极力挽留,一边头脑开始思考,如果他真的走了,这块业务该怎么办。最后对方离开时,他并没有觉得被伙伴抛弃而内心痛苦,“我们缘分不够吧。”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我们做的很多事情无非就是游戏而已。小时候自己沉迷打篮球,可以从中午12点打到晚上8点,因为喜欢。到现在这个年龄,之前的游戏不足以有吸引力了,做一家公司才会让他兴奋。那就看看,能做成什么样吧。

这是他的一大兴趣,也是好奇心迁移的结果。下一个阶段的好奇心会是什么?李浩说,“我想生命尽头那几年专心写点科幻或魔幻,也许是像《银河帝国》这样的书。我要知道自己的潜能在哪,我能做出什么样。大概这也是赌性的一种吧。”(文/翟文婷)

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103749.html

相关服务

宣传视频拍摄制作

费用面议

相关服务

英文视频策划制作

¥5000-500000元

相关服务

每日好店视频

¥499-50000元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