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访共享单车离职员工:押金不退是作孽

分享到:
[思路网注] 当巨头高歌猛进时,第二梯队的玩家却面临着诸如退押金难、合并的处境,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最近摩拜吹着号角进军共享汽车、共享电单车了,背靠滴滴的ofo也在悄然布局,这两大巨头的野心显然不止于共享单车,当巨头高歌猛进时,第二梯队的玩家却面临着诸如退押金难、合并的处境,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当热点成了火葬场,陪跑的第二梯队在风光中褪去光环,在他们中间,有这样一群人曾奋战共享单车第一线,拖着希望来了,抱着失望又走了,“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讲得就是这批离场的一线员工们,在与亿欧的对话里,他们称行业鱼龙混杂、压力巨大,语气中满是唏嘘和感慨,虽然他们选择了退场,可共享单车的战事仍在继续。

共享单车退押金难,离职员工称“作孽”

自酷骑在退押金风波中一蹶不振后,共享单车颓势尽显,尤以第二梯队的玩家们疲态最为突出,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曾风光过的玩家如今也难以全身而退,退押金问题让他们捉襟见肘,也让退不回押金的用户扎了心。

本来是一项政府支持、全民受益的绿色出行方式,结果到了最后共享单车剩了一地鸡毛,令人不胜唏嘘。

在优拜工作一年后,李海提出了离职,他对亿欧透露,之所以离开这个行业是因为共享单车前途未知,“如今有些共享单车企业押金池难退,真的是作孽。”

王强不久前离开了hellobike,行业老三的位置让他压力巨大,除了感知到行业竞争的残酷外,他自言学到了很多行业知识。当谈到押金难退的问题,他表示:“如果押金退不出来,我觉得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用法律保护自己,去起诉,别无他法。押金退不出,对于公众就是损失,损害的也是社会公共利益,毕竟诚信体系缺失带来了很多社会问题,实际上,押金不退就是欠钱不还,不管是99、199还是299,本质上没什么区别。”

如今看来,某些共享单车APP里的那句“你的押金将被妥善保管”成了最讽刺的一句话,收取押金不过是玩家们敛财的一种手段。“追风者”们趁机大捞一把,捅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后,一个个事了拂衣去,最后倒让众人口口声声“用户至上”的“用户”成了买单侠,只得让投诉无门、退不回押金的用户在寒风中排起长队,等待一个根本没有结果的结果,殊不知他们的钱早就用作了补洞的石头。

王强目前所在公司附近有一个大型的露天停车场,停满了各家公司的单车,皆是因为无序投放等各种问题被收缴的,“我每天都在想,这些车最后会去哪儿?是当破烂回收?还是就这样放着风吹日晒?这些单车是对资源多么大的浪费啊。”

其他玩家要么艰难度日,要么等死

与摩拜、ofo的华丽出海不同,其他玩家则选择低线城市进行深耕。但在曾浴血一线的员工眼里,共享单车的企业的未来真的光明吗?

在共享单车行业一线工作过的李海认为,共享单车鱼龙混杂,速度和团队很重要,有的创业者人不错,但做CEO需要补很多东西,王强则认为时机最重要,次之是资金和团队,还要加一点运气才能成为最后赢家。显然,最后的赢家已经笑傲江湖了。

2017年9月份,有媒体爆出了优拜获得了海外融资,李海摇了摇头表示,“其实那不算融资,就是卖车的钱,优拜把车和锁卖给了别人,就像代加工厂一样,能撑一段是一段,至于能撑多久,就不好说了。但也是一种活法。”李海向来不信任共享单车领域的流量,“流量是可以吹的,什么都是假的。吹出来的数据和流量的真实性,谁又能去核实呢?”

因为骑呗年初转型做输出共享单车软硬件解决方案,张路选择了提前离场,“至于这些玩家的发展,我觉得够呛,资金压力那么大,中小型玩家要么倒闭,要么开始抱团取暖,hellobike和永安不是合并了嘛,但还是难以撼动摩拜和ofo这两个巨头。”

王强从行业角度向亿欧强调了共享单车的本质,“它其实是租赁,既然本质是租赁,就应该认真遵守国家的各地的法规政策,比如各城市相继出现的限制投放的政策,不能因为共享单车属于创新的业务就宽容甚至纵容,任由无序投放加剧恶性竞争而破坏城市秩序,这对其它行业是不公平的。”

他认为经过前期的野蛮发展,共享单车行业已经泾渭分明了,头部玩家就是ofo和摩拜,其他玩家已经完全不具备和头部竞争的可能。

王强坦承,共享单车最终还要回归到业务本身,它只是城市慢交通的一个补充,同时也是对低碳出行的一个践行。“但城市交通是立体的,不可能因为单车的出现而从根本上解决诸如拥堵、运力不够等焦点问题,这也是所有城市的发展过程避不开的问题”。

对于共享单车的未来,王强认为,中国区域属性很明显,地大物博,不可能一家公司独大。未来如果ofo和摩拜合并,市场份额会有所提高,但不至于其他良性运转的公司立即就会退出,只可能日子过得很艰难。

最后他对感慨道:“希望那些指望拿着押金投资赚钱的投机者千万不要创业了。”

战略失误是致命伤,分久必合是趋势

赵明算是小蓝单车的资深员工了,他戏称自己是最底层最前线的执行人员,见证了共享单车的崛起,离开这个行业也是思虑已久的选择。赵明告诉亿欧,小蓝其实存在着战略性的失误,“就算是小蓝的车特别好骑,它也不可能成功。”

主要原因在于小蓝单车的供应链出现了问题。

据他介绍,生产共享单车的大型工厂都被ofo和摩拜占用了,其他共享单车只能找小镇工厂代工,这就会面临两个问题:一是品质很难把控,二是产能跟不上。

“其他家单车的零配件是比较普通的,人家有十几家供应商,虽然品控差一点,多找一些代工,至少能保证产能。小蓝比较特殊,它的每一个零部件都有特定的供应商,一家工厂一年就那么多产能,除了正常销售,能有多少提供给小蓝。所以即便是小蓝单车拿到了融资,也很难既保证质量,又保证产能,估计投资人也看到这一点,即使投了资,小蓝也产不出多少车,根本比不上摩拜和ofo,时间拖得越久,对自身对不利,所以也不愿意再去投它。”

赵明透露,小蓝单车推出来的变速车Pro其实已经生产出来了,但Pro用的是高端配件,导致配件价格高,供货商少,产能偏低,“越进化越高端,量产能力越小。这就跟共享单车的理念出现了偏差,小蓝走到死胡同里去了。”

赵明告诉亿欧,今年5月份,小蓝单车的供应链和现金流就已经出现问题了,本来有一笔3亿美金的融资,结果到账只有一笔2000万元的过桥款,“这笔钱,对共享单车而言,顶多烧十几天就没了。小蓝单车一辆车的成本在700元左右,早期在深圳投放了6万辆左右带机械锁的车基本上放任不管了,不缺钱的时候,小蓝单车一个月花在全国运营和市场的成本大概在150-200万左右。你算一下ofo前一轮融资金额和两次融资相隔的时间,就知道这个行业有多烧钱了。”

在赵明看来,小蓝单车最后死掉的原因将在于战略方向的失误,“据我所知,ofo内部也是有些混乱的,这也没办法,ofo是大学生创业,团队管理经验的缺失肯定会导致一些问题,比如说与投资方以及与速度扩张的团队之间的矛盾,但只要是大方向对的,哪怕有很多小毛病,总有能力可以克服掉的。这就是正向和逆向的问题。”

对于其他玩家,赵明认为与支付宝紧密合作的hellobike还有一些希望,“在三四线城市,hellobike的车像是为支付宝打广告似的,如果行业里出现一个行业老三,那有可能是hellobike。至于其他家大概只能是等死吧!”

在共享单车的风口中,他们是身在其中的见证者,风吹在身上,他们的知觉更加敏感,但离开了这个行业,他们再也没想过进去了。“谈不上失望,毕竟在所谓共享经济热潮中,共享单车是真正第一个玩出头的。”赵明很庆幸见证了一个行业从0到1的成长。

“一开始共享单车各玩家出现的时候,每个人心里都有数,这场比赛早晚是有输赢的,就像是古代春秋战国时期,诸侯割据,但每一方诸侯都清楚,未来肯定是要统一的,只是时间问题。但至少在这个过程中,大家玩得都是很有意思的。我算是行业里的一个见证者,可只见证了它上升的那一刻,至于未来如何我也不知道了。”

文章中所有名字皆为化名。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

更多>>

电商服务招标

更多>>
随便看看
1/3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
  • 免费预约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