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宝藏》捧红这个“非遗”老头,他的淘宝店也火了

[思路网注] 《国家宝藏》热播,仇庆年的淘宝店销量突然变好了。因为有着更迫切、更质朴的心愿,74岁的他还想当网红,李晨也来点赞。

毫无意外,《国家宝藏》火了。这个被誉为“综艺节目清流”的文博探索节目拿下了豆瓣9.4分。

可今年11月,当《国家宝藏》节目组来到苏州找到仇庆年时,他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又跟之前一样,要跟明星一起上电视了。

仇庆年今年74岁,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中国画颜料制作技艺传承人。这种颜料成分与敦煌壁画的几乎一样,能保持上千年不褪色。也因如此,在过去的十几年中,他被全国各地不同媒体报道过。这些声音就像是一块块落入水中的石头,只能激起一层水花,很快就会恢复平静。

但直到最近几天,他才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变成“明星”了。

他或许不知道,到底有多少观众记住了用他的颜料复刻出来的北宋名画《千里江山图》,他唯一感知到的只有两件事。

自12月初节目播出以来,前来采访的媒体又多了起来。他乐此不疲,就像《国家宝藏》中那样,他又细心地讲解并演示每一个步骤,不放过任何一次可以展示的机会。

此外,很多网友纷纷跑来支持仇老,开了两年的淘宝店销量突然变好了。这几天,全家人发货有时忙到两三点钟。销量最好的是他花了四年写的书,一下子卖了300多本。在以前,可能半年都没有生意。

央视的背书,再加上《国家宝藏》在社交媒体上带来的影响力,带火了这个“非遗传承人”。跟一般网红想要有更多粉丝不同,对于出名这件事,仇庆年有着更迫切、更质朴的心愿——希望不要被忘记,希望这次的水花可以激荡得久一些。

满脑子想着不干了,却干了一辈子

50多年前,20岁的仇庆年进入苏州姜思序堂国画颜料生产合作社,拜嫡传老艺人薛庚耀为师学艺。

苏州历来人文荟萃。明代以来,唐寅、文徵明、沈周等江南画工、画家涌现,制作颜料的人也逐渐增多。他们大都采集天然矿物、野生植物等制作颜料,不同人的专长不同,互相借力,比如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就是制造朱砂颜料的高手。

市场需求大了,也就催生了专业生产、买卖颜料的作坊。姜思序堂颜料店就是其中一家,因其高超技艺,甚至出现在了清代宫廷画家徐扬的《姑苏繁华图》长卷中。

华丽的色彩背后,这项工作的苦闷程度,却远远超出仇庆年的想象。延续古代画家制作颜料的古法技艺,一种颜料的诞生,往往要经过敲碎矿石、锤细、过筛、分拣、碾磨、漂洗、下胶等多道工序,周而复始,通常需要一个多月时间。

以其中的碾磨为例,不仅碾磨一次需要很大力度,而且每天碾磨时长需要8小时左右,根据质地的坚硬程度,持续长达半月至一月时间。这就意味着中途要减少说话次数,以免唾沫掉入,又要尽量少喝水,以免影响进度。

在每一次碾磨时,年轻的仇庆年满脑子动着放弃的念头,但生性好强的他,一干就是一辈子。

这种技艺纯粹依赖手工和时间,要想有多大产量和收益几乎不可能。为了维持企业生存,仇庆年也会成天泡在实验室,研究可以批量化生产的颜料产品,比如试制成了锡管中国画颜料,弥补传统颜料携带不便的不足,此外还有瓶装广告画颜料、软管装广告画颜料和印泥等产品。

57岁那年,仇庆年从工厂内退,一下子失去工作重心,让他备感失落。另一方面,姜思序堂几经易手,资产流失,早已不如从前。仇庆年看过太多身边的传统手艺随着传承人的离去而永远失传,他也在是否重新开始的困境中。

年过花甲,他决定走上申请非遗之路,并以自己的名字为堂号在家里设立了一个工作室。2009年8月,“仇氏国画颜料印泥工作室”正式挂牌,庆年堂成立。

“为什么要保护,是因为快要死掉了。”

想当网红的“非遗”老

但保护这门技艺,并不比当初学做颜料来得轻松。

“那时候只要完成工作就好,现在成为传承人开始有点害怕,责任很大。要坚持,才能传承嘛。”仇庆年说。

与《姑苏繁华图》中的颜料作坊相比,大多数时候,当代的庆年堂多少显得冷清。

庆年堂展览馆借用了社区居委会的一个办公场地,通过仇庆年的个人资金和非遗补贴维持运营。墙壁上悬挂的非遗证书是他奋斗一生的荣光。偶尔会有一些美术学院的老师过来拜访,假期来参观、社会实践的学生们也不少,但通常就是热闹一时;也碰到过大学生表示想要留下来学习,但在看到现实后就会打起退堂鼓。

仇庆年倒也习惯了这些来来去去。

他一方面自己尝试着走出去,去中央美院、南京艺术学眼、苏州大学等学校做演讲,另一方面凡是有媒体前来,仇庆年都会抓住机会“推销”自己。

去年12月,二更为仇庆年拍摄一个视频,微博播放次数达到了800多万,还获得了演员李晨的点赞。女儿仇骏在看到这一消息时,立马截图给父亲看,“因为他喜欢范冰冰,知道他的男朋友为自己点赞了,觉得特别开心。”

这一次,在《国家宝藏》的录制现场,仇庆年一上台就跟李晨说,我认识你,之前你在微博上表扬过我。

借着媒体当然不止于让更多人认识自己。几十年前,仇庆年就发现制作颜料的自然矿物的稀缺性,现在,原材料变得更加稀少。70岁出头时,他曾花费5万元前往云南寻找矿材,但一个月后还是空手而归。因此在《国家宝藏》的舞台上,仇庆年直言了当下遇到的这一困境,希望引起更多人的支持。

好在,《国家宝藏》取得了收视和口碑的双双好评,也让仇庆年有了一些信心。

淘宝店有生意了,我也更懂父亲了

因为找不到传承人,仇庆年只能一遍遍地给儿子女儿“洗脑”,试图劝说他们传承自己的手艺。不过,小时候的仇骏并不理解父亲的辛苦和坚持,直到得到越来越多画家的肯定,更多外界的关注,她才理解父亲的初心,开始抽出更多时间帮助年迈的父亲。

“尽量满足他,有时间就去帮他做颜料,申报资料,成为了他的助理,想要帮助爸爸完成一个心愿。”仇骏说。

起初,庆年堂的主要买家为极少数画家,也有一些用于古画修复。仇庆年最为得意的是曾有两岸故宫古画修复专家都来找他买颜料。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来购买,很多外地买家需要邮寄或专程跑来苏州,开一个淘宝店的声音被逐渐放大。仇庆年也听说年轻人流行在淘宝上买东西,于是两年前,父女俩谋划着开了一个淘宝店,由女儿来全权运营。

仇庆年的淘宝店

市面上一盒化工颜料只需十几元,但庆年堂的颜料以克为单位,往往3克为15-40元不等。此外,淘宝店内还有仇庆年亲自撰写的书籍、同样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印泥产品等。

从淘宝店评论上来看,买家中有不仅有传统文化爱好者,也有不少是年轻的画画初学者。

因为《国家宝藏》的大热,这几天大概是开淘宝店以来最忙的一段时间。仇家人全家总动员打包发货,甚至忙到夜里两三点。

仇骏坦言,二更视频播出之后,很多电商平台就曾找到庆年堂,想要包装颜料产品,抬高价格来卖,但他们都没有同意。

商人们、投资人们常常会更关心利润和产值,但对于仇氏父女来说,开店是为了让更多人看到这门技艺,而不关心能赚多少钱。比如这两天,淘宝店遇上了一位好心的大买家,但因为产能有限,仇骏最终还是劝服对方少买些,以留给更多想要买颜料的人。

“以前没那么大名气,经常会觉得气馁,但现在认可度越来越高了,有了更大的动力。”仇骏说。

相关服务

ShopEx DRP-分销系统_淘宝分销软件_ShopEx分销王

费用面议

相关服务

网店天猫淘宝京东售前客服外包

¥1000元

相关服务

韩都动力电商-专业代运营服务

¥10000-18000元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3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
  • 免费预约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