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留守村变了!有人做电商赚两套房,70岁老太太都不闲着

[思路网注] 秧歌服是无数个李翠英的生活希望,他们像痴迷黄土地一样痴迷红艳艳的秧歌服,并且赌上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和耐心。

64岁的李翠英最近忙着张罗一件大事——她要为镇上正月庙会的秧歌表演做几套服装。

在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大集镇,扭秧歌是全镇32个淘宝村的新兴活动,作为主营业务的表演服也总趁机争奇斗艳一番。秧歌队是村里的招牌,秧歌服自然成为另一种形式的“炫富”。光是今年,来自付海村的李翠英就有五套秧歌服,都是最新潮的“网红款”,还搭配了精致的头饰和扇子。

不仅近千人的秧歌队队服是大集镇村民自制的,毫不夸张地说,全国90%以上的网购秧歌服都来自大集镇。

红艳艳的秧歌服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而在距离大集镇4公里的省级贫困村——付海村,秧歌服是无数个李翠英的生活希望,他们像痴迷黄土地一样痴迷红艳艳的秧歌服,并且赌上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和耐心。

向孙子借课本,和侄子学缝纫

付海村算不上是荒凉的艽野之乡,但也并无高筑巨构,大部分农居沿着狭长的村道分布,从卫星地图上看,这不过是一个距离曹县市区20公里、镶嵌在绿田中的典型农村。

五年前,这里无山可傍、无水可依,留守的老年人将生活的希望押在半年一收的玉米和小麦上,扳着手指数离乡打工的儿女们归家的日子。向泥土讨生活的人节俭又无奈,一年收入不过两三千元,哪家买了辆电瓶车都是一个从街头传到巷尾的大新闻。

现在,农村电商成了付海村内常见的标语

50岁的晋培勤也曾是开着面包车“衣锦还乡”的人物之一。

在外做了十几年建材生意,晋培勤并没有村里人想象的风光,亏多盈少的他几次想回村,但也怕面子上挂不住。2012年,听说侄子学隔壁村开起了淘宝店卖演出服,自恃有经商头脑的晋培勤也想凑热闹,赶紧拿身份证注册了一个,去别家拿货卖,小打小闹赚了点钱,算是给自己留条退路。

直到2016年底,晋培勤拿妻女的身份证新开两家淘宝店,才算是正式回村成为“淘宝大军”中的一员。当他准备抡起袖子大干一场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2300余口人的付海村,近半做了淘宝,60多户人家已经靠卖秧歌服盖起了新楼房、买上了小轿车。“要是当初早点当正事干就好了!”晋培勤懊恼不已,但也并没有放弃。

为了学打字当客服,他找刚上小学的孙子借来一年级的语文课本,开始学拼音。还特地去镇上花了3000元买了一台新电脑,天天练打字,因为不熟悉键盘和拼音,他就用一个手指挨个键盘慢慢敲。作为村里年纪最大的淘宝店主,老晋的“一指禅”家喻户晓。

选款、上架、运营,老晋自己琢磨了几个月,也算半个专家。偶尔和村里的七八个朋友约着吃饭,一坐下来就聊淘宝怎么做,连酒也不喝了——怕耽误晚上值班做客服。

为了减少成本,老晋决定自己做衣服。院子里的小平房被独立出来做车间,年纪大些的亲戚都来帮忙钉扣子、烫花边。村子里的布料辅料早已一条龙服务,不出村子就能买到做一件秧歌服所需的全部原材料。和侄子学了缝纫和打板之后,老晋但凡在网上看了好的款式,便学着自己打板、设计、改良、裁剪,就连妻子踩缝纫机的技术都不如老晋溜。

每一件秧歌服在包装前都要精心熨烫

正对面是电脑,右手边是缝纫机,老晋在五平米的小房间里边做客服边做衣服。永远亮着屏的电脑,已经帮老晋卖出了200多件秧歌服。

“晚上去镇上的健身房跑跑步举举铁,干我们这行的运动太少了”,50岁的老晋摸摸肚子笑着说,村里和他一块健身的小伙子,已经从260斤减到了200斤,“他的淘宝店开得好,一天能卖几百件呢,正好边健身边取经。”

李想的十三年和五年

老晋秧歌服上的绣花都来自村里最大的绣花厂,老板娘李想38岁,是个有理想的女人。

“我是我们村第四个买电脑的”,李想捂着嘴笑。在义乌做了13年服装女工,李想和丈夫没攒下什么钱,一个月三千的工资光是吃饭租房的开销就去了大半。2010年,李想举家回村,第一件事便是买一台电脑。

李想原本打算学隔壁村做淘宝卖服装,无奈人手不够。她也兼着给自家种了两亩玉米,半年之后只收了1000多斤,按7毛一斤的价格卖出去,除掉化肥农药的开支,才赚了900多块钱。

“都说农民对土地有感情,实际上我对这个土地就没有一点感情。咱就是没有办法,无奈……花十分代价以后得不到三分收入,我觉得熬这个时间都熬得很心疼。”这是焦波《乡村里的中国》中村民杜深忠的名言。

李想不愿意“背朝黄土面朝天”式的熬时间,但她对付海村有感情,不愿看到这个永远在贡献和输出的贫困村只剩下老人和狗,像挤干了奶的母牛,憔悴地老去。

2013年,李想花12万买了两台绣花机,给大集镇里各个做表演服的村子提供绣花辅料。这一步险棋折腾了李想半条命,所幸大获全胜。如今,李想绣花厂已经有15台机器,300多种花型,一年可以赚30多万。她的兄长弟妹全开了绣花厂或者淘宝店,妹妹前几天新买奔驰车,特意选了带两个数字8的牌照。李想生日那天,丈夫还发了一个1888元的红包,去镇上看了电影。

李想的绣花厂

对于村里的巨变,李想最有发言权。村子里的淘宝店从原来的2家到20多家,都是从李想绣花厂拿的货,秧歌服、影视军装、古装,表演服的生意在短短3年时间里翻了五六倍。订单量从几百套到几万套,花色和要求也越来越高,一件古装披风的一朵绣花就要六块钱。

一件古装披风的绣花就要六元

“三年前路边的楼房都很少,现在全都装修一新,三年前很少有电脑,现在家家户户都有,有些还配了五六台,连手机都要用好一点的,能同时挂好几个店。”李想打趣道,以前连电瓶车都稀罕的小村庄,现在每家都买上了小轿车,村口的大路经常堵车严重。

昔日电瓶车都稀罕,如今村里的小道常堵车

滚滚而来的财富改变着村庄。如果时间倒回三年前,38岁农村妇女的生活状态大抵是闲来无事、搬张桌子打打麻将,可李想去年忙得只放了一天假,“连家里新买的两套房子都没来得及去住”。昔日茶余饭后议论东家长西家短的妇女们,如今连打牌都组不起局,个个成了做衣服的专家。就连70多岁的老太太都不闲着,也能帮忙叠个衣服打个包。

70多岁的老太太也能帮忙钉个扣子镶个花边

用李想的话说,村里人通过淘宝赚到的钱,比他们大半辈子赚到的还多。

00后的家族淘宝店

李想绣花厂有位大客户,是村里的一个00后,晋兴奇。

和许多幼年逃离乡村、渴望融入城市的年轻人不同,晋兴奇从未想过逃离,他在家族淘宝店的集群效应中熏陶长大——70后的叔叔、80后的堂哥、90后的亲姐各有三五家淘宝店。和家里亲戚取经后,晋兴奇初一就开了第一家网店,算是村子里年龄最小的创业者。

一台电脑、一张床,就是00后晋兴奇的“工作室”

每年的六一、元旦,才是付海村的“双11”。80后、90后、甚至00后的淘宝店是付海村里网销秧歌服的冲锋队,村上的大户在六一儿童节一天就能卖出200万的销售额。对于昔日的贫困村来说,这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的数字”。

年轻的力量也在转型和创新中承担重责。因为儿童秧歌服和成人秧歌服的种类繁多,往往一家就做几个款式,互相抱团取暖。镶羽毛的、喇叭袖的、各式花色的,只要能在网上搜到的秧歌服款式,就能在付海村的某一家农户中找到。在晋兴奇的手机里,一共有300多个表演服交流群,有些是2000人的大群,常有寻找款式和样品的信息。

前不久,晋兴奇新设计的碎花红色秧歌服不到一年就卖出了3万件。他给自己申请了一家公司,将其中一间淘宝店升级为企业店铺,作为18岁的生日礼物,目前日销过万。

走在付海村的小路上,虬枝峥嵘的杨树以刺破天空的姿势扔下最后一片叶子,立在土砖平房和玉米堆的中间,院子里晾着一排排红艳艳的秧歌服,在蒙蒙的土黄色环境中格外鲜艳。

“叮咚叮咚”,沿路的小平房里传出连续不断的旺旺提醒,掷地有声。

相关服务

万米电商云-农村电商

费用面议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