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胖仕女”爆红!她线下开店栽跟头,为淘宝店豁出表情包

[思路网注] “唐朝胖仕女吃汤圆”照片走红后,敖珞珈汉服淘宝店中的同款服装就卖出了几十件,流量增长7倍。就连元宵节晚上,她也忙着回复众多慕名而来网友的各种问题。

近日,一组 “唐朝胖仕女吃汤圆”的照片火爆社交网络。照片中的胖仕女戴着考究的发髻,身着襦裙,妆容精致,对汤圆欲迎还拒的各种萌态,吸引众多网友惊呼:“我真的相信了原来唐俑是根据真人做的!”“可以去参加大唐美女评选前10强了!”

不扭捏不做作,自然萌态,照片完美拍出了胖妞们想吃而不敢吃的内心写照,因而收获众多好评,甚至连陕西博物馆、西安博物院也在官微为其打CALL。

而照片中的模特是今年38岁的敖珞珈,一名服装设计师。因之前偶然帮别人售卖汉服,她由此开始创业,在淘宝上开了“京渝堂 行走的文化符号”汉服店,最高年销售额达280万元。

2016年,敖珞珈为了提升品牌影响力,在线下开了实体店。孰料,线下销售不仅没有像线上一样增长,反而一年多下来还赔了60万元。恰巧这一年,36岁的她因为怀孕,淘宝店的运营也越来越力不从心,业绩出现断崖式下跌。

背负着还债压力,又不想放弃自己喜好的汉服,新年伊始,敖珞珈决定再拼一拼。因为自己设计出的大码汉服并不被团队看好,本着“衣服都做出来了不要浪费”的心态,她即便对于自己180斤体重的身材没自信,仍然“豁出去”拍了这组表情包照片。

表情包照片走红后,几天时间里,敖珞珈的淘宝店流量增长7倍,同款服装销售出几十件。就连元宵节晚上,她也忙着回复众多慕名而来网友的各种问题。

一次意外的走红,让着手准备店铺产品上新的敖珞珈,对于汉服消费和文化有了更深的思考。未来,她希望通过打造个人IP,持续输出优质内容,让更多人喜欢汉服产品和传统文化。

胖仕女同款卖了几十件

“我之前也红过的啊,哈哈。”

早在1月12日,敖珞珈就拍摄了一组“唐代胖仕女收红包”的照片。在红包拜年系列图中,她同样是顶着发髻,穿着纹路式样精致的汉服,配以唐代仕女妆容,摆出过年时收到红包的各种表情。照片在经过朋友转发后,受到很多人喜爱。这对于生完宝宝后,体重一路飙升到180斤的敖珞珈来说,是莫大的鼓励。

所以元宵节前,她和合作的摄影师又拍了一组“唐代胖仕女吃汤圆”的照片。本以为经过一波表情包轰炸后,网友关注度会下降,敖珞珈并没有寄予很高的期望。哪知,这组照片在经过拥有一万多粉丝的朋友转发后,陕西博物馆,西安博物院官微也跟着转发了,甚至拥有300多万粉丝的大V马伯庸也转发了,吸引几百万人观看,彻底引爆网络。

表情包红了之后,敖珞珈很开心,她说满足了小小的虚荣心。但是她也明白,如何让大家通过表情包认识到汉服,中间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今年是敖珞珈创办京渝堂的第6年。生了孩子后,她发现越来越难买到合身的衣服。结合自身痛点,她认为大码女装有市场,于是不顾团队反对,设计了一套大码汉服。

敖珞珈亲自当模特展示大码汉服

春节前一个月,合作的服装工厂放假停工了,可是敖珞珈设计的大码汉服样衣已经做出来了。合作的摄影师想恰巧想拍摄一组有传统文化元素的照片,本着不能浪费衣服的原则,敖珞珈豁出去了,亲自上阵当模特。

“其实在生活中,我是一个挺会哄自己开心的人。传统认知上,汉服一定是瘦的美女穿着仙气飘飘,一个胖妞穿汉服,能卖出去才怪。但是我不死心,胖子也有追求美的权利。”在照片引发新一轮传播后,她的淘宝店流量增长到日常的7倍,胖仕女同款服装卖出去了几十件。

虽然由于服装太过于小众,销售并没有暴增,但相对于日常销量,这已让敖珞珈开心不已。这期间,有很多人跑来店里,表白胖萌胖萌的小姐姐,也有一些胖妹妹咨询服装,甚至有海外华人也慕名前来与她讨论汉服文化。敖珞珈本来计划元宵过后才正式开工,如今涌入的流量让她不得不调整计划,店里的四个小伙伴开始了轮班制。

年销280万的淘宝店主

敖珞珈从小喜欢画画,大学学的也是服装设计专业。大学毕业后,她画过壁画、插画,还做过文创手绘陶瓷等制品,放到淘宝上卖。虽没用心打理,淘宝店最多一年卖了3万多元。

2013年,一次偶然机会,敖珞珈帮做服装的朋友设计了一套绣花吊带的汉服内搭产品。因为最终成品量大,又想不到好的消化渠道,敖珞珈索性将衣服挂到了自己的淘宝店里,用低价甩卖的形式,一下子卖出500件。

看到有不少人喜欢汉服,她一发不可收拾,又设计了发带、包包等汉服饰品。随后成立起了工作室,招募客服、美工、运营等10多名人员,重新打理起此前荒废的淘宝店,当年年销售额8万元。

第二年,有了经验后,敖珞珈扩展了产品品类,定位为喜欢汉服等传统文化的学生及走出校门的汉服爱好者。除了吊带、装饰品,她还增加了上衣、下裙装、套装等产品。彼时,她与合作的工厂越来越有默契,通常每个月上新3~5次新品,平均10天上新一次。就这样,当年销售额增长10倍,达到80万元。

2015年敖珞珈的淘宝店迎来巅峰。《大圣归来》动画片在市场上引发一轮怀旧潮,敖珞珈随后设计了大圣发带等周边产品,并找到《大圣归来》的发行方与版权方,花了几十万元拿下了周边产品的版权。“有一些民族的东西,传统的东西不能丢弃”,敖珞珈觉得钱花得值得。

为了让更多的人认识品牌,敖珞珈还与代理商合作,以期将自己设计的服装展示给更多人。敖珞珈透露,虽然当年年销售额达280万元,但除去各种成本开销,实际上这一年净利润没有爆发性增长。

开实体店一年亏了60万

36岁那年,敖珞珈怀孕了,迎来人生中的第一个宝宝。但是这一年,停不下来的她,不仅没有减少工作量,还在线下开了实体店。

没有经受过系统学习,自称靠野蛮式创业使得线上销量一路增长的敖珞珈,投入了20多万元,在当地商场开了一家130多平米的实体店。

敖珞珈的实体店

“这个决定疯狂大于理性。”淘宝日益凸显的社区属性,让越来越多的小众兴趣和需求支撑起新的店铺,拥有大量的青年拥趸,但实体店的情况却不是如此。“你能想象有人看了近4个小时,但是最后一件衣服也没有买吗?”敖珞珈说在她的汉服店里这事就发生过。

受限于汉服本身的小众定位,线下消费者对非日常穿着的汉服接受度并不高。一年多时间下来,线下店的销售额不容乐观,加上人工、房租等成本,敖珞珈赔了60多万元。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这一年,由于怀孕,她明显精力不足。将重心转移到线下后,线上业绩也遭遇断崖式下滑。

野蛮式运作带来的后遗症不断显现,店铺连着两个月没有上新,团队成员离职自立门户,最后只剩下了4个人苦撑,年销售额下跌到了80万元。线上的收入也难以填补线下的亏损窟窿,她只能贷款前行。为了重新出发,在孩子半岁多的时候,她报名参加了电商运营培训,准备系统化从头学一遍,好好打理自己的产品和店铺。但是因为孩子太小,她经常旷课。

去年,敖珞珈关闭了一直亏损的线下实体店,专攻线上,线上年销售额缓慢回升。虽然经历过起起落落,京渝堂仍然有18万多的粉丝。新一年,宝宝已一岁多,敖珞珈相对有了更多的宽裕时间,她计划好好运营微淘等渠道,将其作为内容输出阵地,维护好老客户。

接下来,敖珞珈将会陆续上新10余款新品,并且更换多款产品的图,整理仓库数据,在夯实产品质量的基础上,开拓棉麻等新布料。虽然汉服仍然是一个相对小众的市场,但是通过在时尚商场里拍摄,营造展示日常穿着场景,她希望能够吸引更多的人。

相关服务

网店装修淘宝店装修

¥3000-5000元

相关服务

淘宝店铺装修,淘宝外包,网店设计

费用面议

相关服务

武汉淘宝店铺代运营_天猫商城装修_淘宝店铺装修

费用面议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