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刷单少年的故事

亿邦动力网 2018-03-15 14:28:04 淘宝 电商315 微信
[思路网注] 初春的北京,乍暖还寒,早晚外出依旧需穿棉衣。一名19岁的少年,面带疲惫斜躺在床边,摆弄手机。他叫李文,1米8的个头,110斤的体重,瘦得像根电线杆,疼痛和疲惫让他蜷缩成一团。

初春的北京,乍暖还寒,早晚外出依旧需穿棉衣。一名19岁的少年,面带疲惫斜躺在床边,摆弄手机。他叫李文,1米8的个头,110斤的体重,瘦得像根电线杆,疼痛和疲惫让他蜷缩成一团。

“出去溜达溜达。” 父亲李天林呵斥一声。

“你别回来就抠手机,出去买点面条。”李天林见儿子没动,声音高了八度。

李文闷头起身,年纪轻轻,佝偻着背,略显颓态的走出屋门。

数天里,父子二人,辗转北京多家三甲医院,从精神科到神经内科,各种检查像走马灯一样。

“CT和核磁检查正常。心里踏实多了,不过……”李天林推了一下眼镜,压低声音说:“医生说是抑郁症。”

李天林察觉儿子不对劲,是几个月前。李文开始不去上班,独自闷在房间里,对着7、8个手机,弄着谁都不懂的“生意”。

李天林看不懂的“生意”实际上是淘宝刷单

春节刚过,刷单业务开始繁忙,几分钟就要处理一份单子,李文从医院回家就忙活起来。

几个月前,李文还是一名摄影师。现在他辞职回老家,边做生意,边养病。

过了中午,李文说头疼,一言不发,躺在那里吃不下、睡不着。

刷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手机里的“大生意”

李文出生在河北的农村,打小在老家人眼中就是“闷葫芦”。甚至,村里给他说亲事的也不多。李文也反感相亲,即使对方留有微信和联系方式,他也从不联系。

“他没啥前途”邻居背地里议论,因为他身体瘦弱,也没有像样的职业。

李文并不这样认为,他相信自己能“挣大钱”。

李文现在从事的刷单,是拍“A”发“B”的方式。

经过李文指点,整个过程的核心是一张带二维码的图片。

(涉嫌纸巾刷单图片)

图片是三包某品牌纸巾,底下附有文字规则。

识别的二维码后,出现淘口令链接,复制后,进入手机淘宝APP。

APP里正常显示20.1元某品牌地板,按照提示,成交价格变成了5.1元,包邮。

“抽纸还能赚钱。”李文说。

同品牌样式的抽纸,在天猫超市价格是10.5元,刷单可以5.1元价格拿到。

配合刷单,每笔买家有5元左右的获利空间。

但是,李文并不只靠差价赚钱,他主要收入是推广返利。李文把抽纸优惠发给自己客户群,买家成交后,他赚取返利。

“5元抽纸。返利0.5-1元。虽然返利少,但很抢手,钱来得快。”李文脸上流露出得意神情。

“一个链接出来,很少名额,有很多淘宝客推广。谁的客户买了,返利就算谁的。” 李文面色冷静,两眼紧盯手机。

当再次识别刚才刷单二维码,页面已经显示优惠卷失效。

“正常的5分钟,快的一分钟就失效了。”

李文算了一笔账,目前每天刷单加其他返利,粗略算下来一个月能拿到8000元,运气差也能拿到6000元。

这对于月收入3000元的河北农村人来说,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

李文老家在河北廊坊下面县里的农村,村子距离北京坐长途车要3个小时。

村里变化大,通了网络,人人手里都有手机。

李文家村中条件不差,父亲李天林常年在外地做生意,李文的母亲,不仅要照顾祖父母,也要照顾他和妹妹的生活。

李文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父母并未逼他继续学习。在村里,很多年轻人早早出去打工,村民认为,读书并不是唯一出路,挣钱多少,是衡量失败与成功的标准。

李文坚信,自己找到一条的“金光大道”。

提起生意,李文像按下电灯开关一样,消瘦的脸上,眼睛瞬间亮起来。面前神采奕奕的大男孩,很难让人想到抑郁症。

经李文介绍,这种刷单的图片都是自己加入的微信和QQ群里复制的。

根据提示,亿邦动力网进入其中一个名为XXX纸巾福利图群的微信群,群成员400多人。在上午5个小时里,群里发了10张推广照片和说明,其中6件是纸巾,1件围裙,2个靠垫,一个折叠马扎。总价在5元左右。

(涉嫌纸巾刷单群)

(买家收到纸巾实拍图)

李文介绍,白天放出刷单机会还不多,从晚上20点到凌晨1点,刷单图片会多一倍,这是刷单客最忙碌的时候。

刷单,梦想

辍学后,父亲李天林希望儿子能当兵,但李文太瘦弱,面试没通过。父母又怕他干不了力气活,没有让他和朋友去工厂打工。

李天林希望儿子性格变开朗,希望儿子多和自己出去应酬,谈生意,最大心愿是未来接自己的班。但性格内向的儿子就是“不争气”。

后来,李天林托关系,安排儿子去廊坊的照相馆帮忙,李文的工作是照相、坐在电脑旁用photoshop和排版软件来修照片。工作不累,每月能有4000元工资。李天林很满意。

李文却不“安分”。

开始刷单之前,李文是玩淘宝返利,圈内称“淘宝客”。通过阿里妈妈旗下的淘宝联盟,推广宝贝,发给熟人圈里,获得返利。白天他打工赚钱,晚上做推广返利,业余每月额外有一千元收入。

但是,和刷单相比来钱太慢。

最初驱使李文刷单的,并非只有金钱的诱惑。

去年5月,一个陌生人通过QQ加李文,想把他拉去群里推广。答应后,李文发现,这个群和以往不一样:推广的全5元以下商品,以纸巾为主,简称“纸巾群”。

据李文介绍,佣金和正常“淘宝客”推广一样,通过淘宝联盟结算。李文第一次接触这种刷单,显得兴奋又忧心忡忡。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李文开始刷单生涯,让他想不到,第一天返利就是正常的三倍,纸巾非常好推广。

“群管理员都是一个公司的,他们基本用QQ联系。”据李文介绍,群主很谨慎,不随便加人,群里也从不交流,如果有人在群里聊天,立即被踢。

(高手群成员截图)

神秘的组织,高额回报,激起了李文的兴趣。

最初只是刷单菜鸟,业务量也不大。随着深入,李文发现这里,就像“冒险者的乐园”。

“我目前在这个行业中属于很低级的,做得好的月收入轻松过万。”

据李文介绍,高级玩家有自己公司,拥有公众号和网站。一方面为商家提供刷单业务,控制上游资源;另一方面,有低级刷单客帮助推广。李文梦想能开这样一家公司。

李文面临最大问题,是自己客户数量太少。

他说,如果本身有人脉有圈子,只需要在固定的QQ、微信、贴吧、论坛等地方宣传,就可以开张经营了。如果没有资源,那就老老实实的拿钱推广。

为了扩大规模,李文成立“纸巾福利团”微信群,专门寻找一群人,来秒杀这种刷单“纸巾福利”。他说,自己还要想办法拉新人入群,但拉新人要“真金白银”。在网上群发消息,跟帖,发红包等形式获得,红包是最好的方法。

“各种方法自己想,不会就去网络上搜,慢慢研究。没那么难。”

经过各种研究、发展,李文获得返利越来越多。由此带来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是无法比拟的。李文对4000元的照相工作失去兴趣。后来索性辞职回家。

在李文眼中,也许过不了多久,他就可以在村里说闲话的邻居面前“扬眉吐气”。

猫鼠游戏

“有一天,打开手机,突然微信被封号了。”李文说话有些颤抖。他的客户全在群里,也就是说生意没法做了。他一气之下,关掉手机,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天,他借了朋友的手机,辗转到QQ群,问了几个高级”玩家”。有一个人告诉他,最近不能在群里发太多链接,并分享自己经验。

李文意识到,要把客户分散到很多群里。

然后开始行动,他注册很多微信号,最多时候用了8个手机,有20多个群,一起发链接。

另外,针对淘宝监测和淘宝联盟的规则修改。高手群的管理员也会指导,在QQ群里,群主会发布公告,详细解释如何防范,如何处理。有段时间,白天刷单纸巾特别少,群主就说,这段时间改在夜里刷,利用零点优惠卷。果然,李文熬了几个晚上,做了几个大单。

他觉得刷单就像网络游戏,完成任务,闯关升级,充满了乐趣。

李文记得,去年11月,刷单玩法是直接返现金。比如拍下某双皮鞋,单价非常夸张,大概5000元,然后客服或刷单公司直接把5000元红包形式立即返给买家。皮鞋白送发过来。

他因为上班原因错过双十一。“群里很多人都赚了不少钱,李文粗略计算损失,相当于数月工资。”

据李文说,网上也会有一些高手晒图,有返现金额数字的APP贴图,有的五六万元甚至更多,会被群里人点赞和膜拜。有人说“上个月做得差,才一万多元!”李文觉得这些不是嘚瑟,只要好好干,他也能实现。

(涉嫌刷单的订单截图)

“最初我只有40人左右的群,现在已经开了3个大群,很多小群,每个群200多人,这些都是我这几个月想办法积累的。”

他计划未来扩大微信群规模,总共顾客达到2000人以上,这样收入会比现在翻倍。

谈起自己的刷单生意,李文嘴角微微上扬,稚嫩的脸庞上显出踌躇满志。

抑郁

平时大多数时间,李文总是低着头,看人时眼神总有点紧张。

他和新潮、叛逆的“90”后形象相距甚远。他头发很久没有修剪,上身穿一件街边随处都能买到的廉价冲锋衣,明显肥大的牛仔裤穿着下面,白色的袜子配上黑色运动鞋,干瘦的体型被肥大的衣服衬托得更加单薄。

据介绍,衣服都是他的父母买来,有时候亲戚衣服穿瘦了他也拿来穿。从小他就习惯了父母来掌控生活。

其父李天林说,刷单的确给李文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李文在辞职后,2个多月里,挣了2万块钱。但对于钱的去向,李天林说不清。

有次夜里,李天林见儿子把七八台手机摆成一排,在桌子上同时操作,“买手机是要花钱的,他应该挣不少钱。”

但是,李文要从早晨到夜里盯着,除了喝水吃饭外就不出屋了。有一次,凌晨4:00李天林看到儿子的屋里还亮着灯。

更让李天林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李文病了,说不出原因。

“头疼起来,什么都不想做,太阳穴这边疼,只能躺着,也睡不着。手机也不想看,生意目前停着,有空时候照顾一下。”他扭动一下身子。

(李文病历)

春节前,淘宝店铺早早打烊,快递不再收货。然而李文却没有歇着。

据他介绍,他在网上查找和搜集,摸索多种拉新人的方法,同时利用软件解决很多遇到的问题。

“你看庆根家的姑爷,能说会道,认识乡长,开了一个电缆厂,据说现在挣了一千多万元”“谁谁谁家的小亮子,城里挣了不少钱,换了房买了车,媳妇又给生个大胖小子”。李文的家人到了过年过节,都会旁敲侧击的唠叨。李文最不爱听到这些,在他眼里,自己的生意很“酷”,也很有前途,

李文不想再在家里待下去,这里让他“心情不好”。他想找个没人认识他的地方,踏踏实实“大干一场”。

“但是我爸妈不答应。”李文和父母聊过自己的生意,他们完全听不懂。父母觉得儿子被坏人骗了。

几年前,村里一些人被传销团体欺骗,有些骗光亲戚钱,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之后村里又经历过古董、保健品、特效药等骗局。这些让村民们警惕心十分强。

“我和他说过很多次,让周围亲戚来劝他,没效果。”李天林叹息一声。

如今,李文回到农村养病,要静养休息,这些都让李文焦虑和烦躁。她不得不重新与邻居一起生活。对于看不惯的事情,他一言不发,只有冷漠。

温顺、谨慎的母亲对儿子毫无办法,看着儿子每天抱着手机,熬到深夜。母亲不敢多说什么,说深了,儿子厌烦。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你有空帮我劝劝他。”趁着李文去厕所,她母亲小声的在亲戚耳边说。

南下

“刷单”在淘宝上早已不是秘密。

李文可能从未得知,在他认为“风光无限”的刷单,有人却要远离。

有五年刷单经验的“刷单老炮”余晖判断,李文所说的QQ群主,应该是刷单公司的人。这种公司有个四、五人的团队,主要对接店铺,根据刷单抽成比例获利,单价高,抽成就高。当联系好商家,就会通过刷单公会或刷单群来刷单。

刷单公司主要赚商家抽成。他们把李文这些零散的刷单客聚集在一起,然后发“纸巾福利”链接,由刷单客再推广。

监管严格,刷单行业受冲击大。据老余介绍,以前一天就有上千单,现在平时刷单,最多也就是十几万元,只能靠双十一挣点钱。“赚钱太难,索性改行干点别的。” 他感慨道。

刷单最近监管十分严格。2017年11月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帮助他人进行刷单、炒信、删除差评、虚构交易、虚假刷信誉等行为,也将受到严厉查处。

阿里巴巴对刷单一贯是强硬的。阿里巴巴相关负责人曾经表示,公司已经形成一套完整的线上交易自动化识别系统,旦发现数据异常会及时处理。最近,阿里也通过各种手段起诉炒信平台,对刷单行业形成了高压震慑作用。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一“顽渍”至今仍未有效杜绝。

对李文来讲,刷单充满了挑战。现如今,他一门心思想“南下”发财。

这个想法李文酝酿足有半年时间。他就想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谁都不认识,然后做自己踏踏实实的“做生意”。

李文解释,南方小城风景好,没有亲戚、邻居唠叨,会让他心情好。另外,刷单单价低,很多快递不发京津地区,如果想既挣佣金,又挣纸巾差价,在家里做不了。

“其实,刷单并没有想得那么难。你只要设个消息提醒,特点几个时间段比较忙,平时想干嘛就干嘛。”李文抬头看窗,一脸憧憬。

但父亲李天林却忧心忡忡。

“他有没有想过以后出路?总不能一辈子这样吧。”李天林没有放弃去说服儿子。

“我亏欠他太多了。”李天林说,前几年,李天林在外面卖装修材料,每年只有春节才能回家,钱赚到了,但儿子却变成这样。

前年,李天林在村里盖起两层的楼房,儿子的房间有20多平米大,甚至连未来孙子的房间都留好了。“我给他们创造这么好的条件,他却说想去外地。”李天林想不明白。

但看到消瘦的李文,李天林屈服了。

他说,自己怕儿子被卷入坏人团体,所以他打算放弃外地的生意,陪着儿子去南方。

“即使没有被坏人控制,也让他尝尝撞南墙的滋味。” 李天林不断重复这句话。

(本文作者:六郎,文中李文、李天林、余晖均为化名)

相关服务

网店天猫淘宝京东售前客服外包

¥1000元

相关服务

韩都动力电商-专业代运营服务

¥10000-18000元

相关服务

粉萌直播

¥9800-9800元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