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新零售?站在巨头背后的甘来有话要说

[思路网注] “甘来就是新零售的赋能服务商。”甘来创始人兼CEO铉伟英笑道。无论是谁问起甘来的定位,她都会这样介绍。

“甘来就是新零售的赋能服务商。”甘来创始人兼CEO铉伟英笑道。无论是谁问起甘来的定位,她都会这样介绍。

在去年冬天,甘来给自己的定位还是一家智能售货机平台商。现在,甘来希望可以成为新零售全过程的服务商和参与者。那究竟何为“新零售”?又该如何界定“老零售”和“新零售”呢?

在铉伟英看来,界定“新零售”共有三点标准,分别是:新成本、新效率、新体验。“任何创新都需要围绕这三点,做不到这三点就不要谈新零售了。”

先来看成本问题。她认为,老成本是指线上出现扎口效应,而线下门店和人工成本都在不断升高。新成本则是指线上线下逐步一体化,同时去店面化、去人工化的趋势是不可逆转的。线上线下联动一定会带来新的产业效率。而技术的每一次更接近于产业,都一定会带来新的产业机会。

再来看效率问题。“以前的营业额做到一千万以上,可能就有很多人说要帮你做SaaS。但是好的预测不等于好的决策,好的决策也不等于好的执行。原来是人指挥SaaS的时代,而新的效率应该是SaaS指挥人。“铉伟英说道。

”我们应该把一些行为交给更聪明的人工智能亦或是其他系统来进行处理,利用数据智能来驱动管理,从而降低管理协同的摩擦系数。因为人与人产生的摩擦系数会让团队没办法百分百形成合力,如果能去掉这个摩擦系数,那么效率会更高。”她补充解释道。

最后看体验环节。在铉伟英看来,从消费者的角度出发,90后逐渐成为消费主力,他们更注重体验感和参与感,有趣变得更重要,一切皆可娱乐;从企业角度出发,客户需要买软件之外的新体验,同时客户也不会为任何一个不成熟的东西买单。

亿邦动力了解到,目前甘来主要向品牌商、渠道商和其他零售经营者提供新零售解决方案,品牌客户中囊括了天猫、万达、天虹以及某全球知名快消品品牌等等。用铉伟英自己的话说,甘来是做零售出身,甚至比很多企业更清楚地知道他们自身需要什么。“在几年的发展测试中,甘来踩了很多‘坑’,也了解到现在零售业的痛点在哪里。”

甘来想解决的痛点之一就是获客。“我们想帮助客户把线下流产资产更快、更有效的组织起来,并以工业化的速度导到线上且形成规模。获客是商家重点思考的问题,他们的核心诉求就是主动获客、精准获客、降低获客成本。”

同时,铉伟英向亿邦动力举了一个例子。甘来曾为一家世界知名的自助零售运营商提供解决方案,而这家自助零售运营商控制了日本三分之一的自助零售江山,它的主要诉求除了精准获客和降低成本外,更希望寻求场景销售的增量,增加和用户的互动营销。此外,对零售经营者来说,他们还希望可以通过数据驱动等解决方案来增加销量、减少库存以及快速扩张。

亿邦动力了解到,甘来对自动售货机的外观及工控系统都进行了改造,它希望让每一台售货机都成为一个智能微型无人店,具有上新、促销、组合套餐、实时销售数据、缺货补货提醒等电商功能,并且可适用于全场景。

“甘来的核心能力主要有三点:全品类可售、模块化拼接和大数据驱动的智能化管理。经营者无需考虑应该在什么场景售卖什么品类,何时该补货、投放广告、做促销。甘来设备上还配置了摄像头,可支持线下客流量监测、用户识别、人脸支付等功能。”铉伟英介绍道。

此外,在数字化方面,甘来在微软提供的认知服务基础上,还在机器的认知服务应用上进行了更多的尝试。“除了包含人脸比对于图像识别的人脸于视觉识别外,更做了情绪识别的应用尝试,比如通过分析人脸来检测多种情感,无论是喜悦还是悲伤,甘来的AI都可以一眼识别出来。”

谈及人工智能的应用时,铉伟英还补充道,零售是个“苦哈哈”的活,概念性、前沿化的东西虽然炫酷,但是在中国,大家必须了解一个前提——在过去十年,整个服务业的成本上涨了五到八倍,大部分零售商其实还在和成本做斗争。既然是服务商,甘来就不能脱离了成本谈技术。“人工智能会怎样改变零售?得先让数据说话。”

相关服务

全渠道o2o、新零售解决方案

费用面议

相关服务

4PNT新零售O2O平台解决方案

¥面议元

相关服务

汉潮O2O智慧门店新零售

¥50000-200000元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