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投资人的发财梦

[思路网注] 2018年3月上旬,室外,寒风刺骨。陈芳坐在暖气房里,说到兴起时,唾沫四溅,然后她打开微信钱包,伸出三根手指,在闺蜜魏岚眼前晃了晃,“我认购几辆叮当电单车,什么都不用管,每月躺赚3000元。”

2018年3月上旬,室外,寒风刺骨。陈芳坐在暖气房里,说到兴起时,唾沫四溅,然后她打开微信钱包,伸出三根手指,在闺蜜魏岚眼前晃了晃,“我认购几辆叮当电单车,什么都不用管,每月躺赚3000元。”

叮当共享电单车归属上海口亿工贸有限公司。该公司对外宣称,它是一家集生产、研发、销售、维护、物流、电子商务、物联网于一体的综合性O2O智能科技产业。

“你在这个平台购买一台车,就能成为合伙人。”陈芳极力劝说魏岚。目前,这个平台已经拥有30万合伙人,拉几人就能拿几层收益,按每月推荐合伙人的每日奖励总额进行考核分奖励。

陈芳认购五辆叮当电单车,总价不到2万,一辆车月收入300元。她认为,半年时间,本钱能收回,以后天天在家数钱。

但魏岚觉得不对劲,“为啥先给他们钱,然后再生产车?”闺蜜陈芳认购电单车后,至今没见过车,甚至不知道是否投放到市场,“我总觉得是空手套白狼。”

“天上掉下的馅饼”

魏岚曾一度被这种诱惑所打动。

瞅着闺蜜陈芳的钱包数字蹭蹭上窜,魏岚心痒难耐,也盘算着买几辆车,“假如我被骗了,那也亏不多少钱。”

而陈芳也在不停劝她,“你得赶紧入伙,不然晚了。”

根据叮当出行对外宣传,该公司的优惠政策是烧钱推广,当会员人数达到50万时,就停止发展合伙人,进入B轮融资。

陈芳是两个月前成为合伙人的。陈芳发现新“商机”,这得益于朋友介绍,但手头拮据的她没有投资资本,向亲朋好友借2万元,一口气买下5辆叮当电单车,最终成为了一名合伙人。

成为合伙人的流程不复杂。陈芳只在手机上下载一款名叫“小蜜共享APP”,填写身份证和手机号码,然后在商城购买单车后,即成为叮当出行合伙人。

实际上,“小蜜共享APP”上不止售卖电单车。据其官网介绍,小蜜生态圈还包含共享按摩椅、共享房产、共享汽车和共享公寓等18个共享项目。

据陈芳介绍,合伙人收入靠电单车收益和积分,平台返现三年单车收益。三年后,合伙人可以选择不要电单车,平台按一定价格回收电单车。

“认购单车越多,收益越大。”陈芳说,合伙人每天领取电车收益70%,持续领三年,现在一辆车日均收入20元,每周二提现,一月即收入600元。

但合伙人最主要靠积分赚钱。

陈芳说,前1000名认购单车的合伙人,公司赠送企业合伙人身份,再送1320原始积分,每天1%释放,一个积分也就等于一块多钱,但并不固定。

据叮当电单车发布的玩法规则介绍,合伙人认购一辆价值3980电单车,获推荐奖440积分,按每天0.5%的标准奖励释放,200天释放完毕。

陈芳出示的电车收益截图显示,在3月份,她积分收入是2408元,而电单车的收入是1350元,合计3785。

“大家就是吃大锅饭,按每天电单车收益平摊,但收入会出现略微浮动。”在叮当家族微信群,每天播报当天收益、最新动态,以及加入合伙人的诱惑信息。

陈芳所在的群异常热闹,但她很少发言。在成为合伙人后,陈芳一天能在朋友圈转发七八条群内有诱惑力的消息,比如“你是雇主还是工人?在小蜜有一辆车,就等于1个人给你打工。如果10辆车,就等于10个人给你打工……如果一辆车没有,那就只有自己给自己打工啦。”“别人骑车,我们赚钱,一次投资,三年受益,日日分润,周周提现,月月还有合伙人积分工资”……

陈芳深知公司的明文规定,即合伙人不能互抢客户,所以她在拉合伙人的时候,总是先问对方跟其他合伙人联系过没有。

传销?

面对陈芳的苦口婆心劝说,魏岚还是觉得不靠谱。

让魏岚想不明白的是,在市民不知情的情况下,ofo和摩拜就把单车投放市场,但叮当电单车确是合伙人先投钱,厂家再生产电单车,一个星期后投放市场,“这有种空手套白狼的手法。”

甚至,魏岚认为这比微商更不靠谱。她说,你做微商,即使商品卖不掉,至少东西放在那里,但合伙人投完钱,根本看不到车。

“我问过陈芳,她说自己也没见过电单车,但她根本不管是否有车,只要赚钱就行。”魏岚疑窦丛生。

叮当出行曾发表文章称,公司以会员制发展,先有人,再有车,区域会员人数达到5000人向公司申请,按10:1的比例下放电单车。

该公司还对外宣称,小蜜共享电踏车成功投放浙江台州、安徽合肥、河北秦皇岛、陕西西安……另外,大众小蜜共享汽车已经在天津、青岛各投放1000辆试运营

5月2日,在合肥市广电中心对面,打开“叮当出行”APP,地图上发现许多黄色站点P处显示的车辆数量为0,有零星的几个地方还标着1、2、5等数字。但粗略估计,电单车数量不超200辆。

反传第一线公众号的负责人刘伟关注叮当出行有一年多时间。据其调查,叮当电单车并不是宣传那种多地投放,部分地方没有投放,或者投放数量很少。

刘伟还称,目前,他正在收集投资者资料,从商业逻辑和商业模式论证,小蜜共享单车涉嫌传销和集资诈骗。但该公司还没崩盘,投资者也没有亏损,这家公司用后面投资人的钱给前面投资者,这是典型的庞氏骗局。

这能从注册信息上窥出端倪。

段飞和陈芳成为合伙人相差不过几天。当初,段飞在小蜜共享APP注册时,有个必填信息是推荐人编号。

“推荐人就是你上级。”段飞说,拉人越多,积分越多,级别也越高。层级分为横竖12层,横向则是直推,即拉人的数量达到12人,而这12个人再各拉12人,这就是竖12层。

拉的人越多,级别自然水涨船过。

段飞说,每个合伙人部门12层都有合伙人时,则升级为合格部门,晋升总监级别,而总监又分为一至五星总监。

据一份叮当出行内部流传的奖励标准显示,叮当出行还推出培育奖,一星董事:6—9个部门达12层,拿公司新增业绩3%;二星董事:9—12个部门,拿公司新增业绩的2%加权;荣誉董事:12个部门以上,拿公司新增业绩的1%+加权+股份。

“你先把这个架子搭好,然后让他们自己发展。”段飞在小蜜APP上认购6辆车,但他上级已经认购七八十辆,“他们有钱,我跟他们比不了。” 刚荣升为总监的段飞艳羡不已,但难掩落寞。

而让段飞心情更低落的是,他曾在网上看到公司涉嫌传销、非法集资的负面新闻。他也担心被骗,但看着钱包的钱滚滚而来,失落早已被他抛到九霄云外。

现如今,有人还不停问段飞,“网上说你们是诈骗公司,这是不是真的?”

“你说这是骗子公司,它能骗30多万人?大家又都不是傻子。”段飞反驳。

“哪个公司不拉人头,你拉够横竖12层,你能从各层获取提成,挣钱就行。”他不屑一顾。

北京中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聪表示,传销是三层或三层以上,基本认定是传销,而叮当出行横竖12层,层层抽取提成,这就涉嫌传销。

郭聪认为,该公司把合伙人钱弄来,层层传销分级,而且实际投放量,跟宣传有偏差,这涉嫌诈骗。

但叮当出行发表文章解释,他们是一家合规合法的公司,是整合“分销+分享+共享”模式属于2级分销模式,所谓传销必须超过3级以上。

针对叮当出行是否涉嫌传销、非法融资和投放数量等问题,叮当出行方面表示,你可在公众号留言,对方有专人对接。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你听也罢,不听也罢,反正大家都在赚钱。”段飞语气中流露出不耐烦,坚信跟着公司能挣大钱。

非法集资?

陈芳也是这家公司拥趸。

陈芳笃信,这是一家守信用,得民心,规模实力雄厚的公司,能走的会很长远,合伙人绝对不会拿不到收益,公司计划招50万合伙人,目前人数已达30多万,“几十万合伙人,他们不可能都是傻子吧?”

陈芳也从未放弃对闺蜜的劝说。

清明前夕,陈芳邀请魏岚前往上海参加叮当出行的宣传活动,让她相信公司的存在,但魏岚拒绝了。

后来魏岚问陈芳,你去上海看到电单车没有,陈芳发了一段视频,会场内挂着宣传横幅,舞台上的讲师激情四射,又吼又叫。观众不时掌声雷动。

从上海归来后,陈芳像是着魔一样,打算再投资两个共享按摩椅。

魏岚劝她慎重,本身并没有多少钱,别投资太大,“我劝她不听,还说我思想保守。”两人不欢而散。

魏岚觉得不大对劲,那么多人挤破头去投资,但合伙人根本看不到认购的车辆,“我觉得这跟民间非法集资一样。”

此前,叮当出行曾被爆出,“由于承诺民众高收益,进行非法集资诈骗,数额巨大,法人代表已被逮捕!”

对此,叮当出行曾发文表示,此信息已经过官方证实,是虚假谣传,恶意诋毁,小蜜生活圈——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办事,合法运作,可前来公司实地考察。

叮当出行还称,2017年,全国已经投放了2万多台,计划全国陆续投放几十万台,工厂正在紧急生产中,而公司是做长远规划的正规企业,绝非资金盘,每分钱都用在刀刃上,真真实实落地投放电单车,这些事实大家也看得见。

而小蜜共享平台(包含叮当出行)发文称,公司赚的所有收益来源于市场消费者的使用费,赚的不是后面加入人的钱,他们每周的电车或按摩椅收益都来源于市场消费者的使用费用。此外,他们每月5号的积分工资,是来源于公司整月所有收益版块50%利润部分。这一点从本质上脱离了资金盘,即前面人赚后面人的钱,而后面人一旦资金投入跟不上,造成入不敷出情况,就会导致项目的结束。

不过,北京中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聪认为,企业向不特定的公众募集资金,然后返利,特别是有保底的返利,这就属于非法吸引公众存款。

但陈芳坚决不信这些,她说自己和公司在网上鉴有购车托管协议书。

对于陈芳签订的合同,郭聪认为,规范的话,双方签订合同可以通过第三方来操作,协议上传到第三方平台,有个密匙,这就不可逆地被保存下来。但双方在网上互签协议,双方都要做证据保存,但法院对这种协议的是否采信,又能不能作为证据,这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个人觉得证据存疑。”

大撤退

近一年,共享单车野蛮生长之中,问题日益凸显。

共享单车这场大戏从军阀混战般的“彩虹大战”,到两国对峙般的“橙黄之争”,两强对峙,大局已定。

但共享电单车还在政策边缘上摸索前行。

2017年2月中旬,50辆名叫“小蜜公共电动单车”的共享电动单车,悄悄地出现在北京市海淀区的街头。

仅在两天后,“小蜜”电动车的公司负责人就被海淀区交通支队约谈,要求其必须于2月17日前将已经投放的电动车全部收回,否则将被交管部门清移。“小蜜”撤回了市面上自家投放的电动车。

但部分电单车公司抵不住市场的诱惑,“顶风作案”。

距“小蜜”被叫停不到20天,共享电动车“电斑马”在朝阳区投放了第一批共享电动车。高时速、无押金、微信支付宝快捷支付等特性,吸引了不少群众围观, 但“电斑马”上线三天后,公安部门找到了“电斑马”公司,告诉他不能任性上路。

电单车被禁不止在北京。2017年1月,在深圳上线的7号电单车,因违反了相关条例规定,仅1天就被深圳市交警局叫停,已经投放的400多辆电动车也被责令收回。交警部门表示,深圳90%的道路没有非机动车道,不适合发展电单车。

另据媒体报道,今年4月份,在叮当出行APP上查看到黄色站点P有共享电单车,到了实际位置却找不到。

叮当出行的客服人员解释是:“因为公司刚刚在太原市进行投放,投放的车辆较少,有可能会出现找不到车辆的情况”。

针对叮当单车在太原被清退的真实性,上述客服人员表示并没有接到相关通知,倘若接到通知,会第一时间告诉用户。但太原市交通运输局曾经表示,这批新的单车属于违规投放,或将清退,并将清退情况汇报太原市政府。

而如今,国内电单车的路阻且长。

2017年,北京、上海、广州相继发布文件,对共享电单车表态“暂不发展”或者“不鼓励发展”。甚至,郑州、杭州、深圳、西安等城市直接叫停共享电单车。

对于共享电单车的前景,易观国际分析师王晨曦曾直言“不看好”。在她看来,政策的不支持是共享电单车发展的主要阻碍。

王晨曦表示,无论从需求定位、价格押金、造价还是运营成本、政策风险上看,共享电单车的发展都注定比共享单车坎坷,为何摩拜等企业并不停止布局,主要还是在赌未来。

生存之困

一字之差,共享单车和共享电单车的命运却有云泥之别。

自行车不存在固定的行业标准,基本没有受到监管。但电单车不同,政策甚至可以直接决定入局者的生死。

2017年5月22日,交通部发布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指导意见》中,明确表示不鼓励发展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

很多共享电单车的玩家们认为“不鼓励”并不等于“禁止”,仍希望从中寻求突破。

但是,安全是共享电单车最大的“拦路虎”。

上海市交通委的试行意见显示,拒绝发展共享电动车的核心理由就是安全,主要是基于城市交通安全和市民人身安全考虑。

该意见认为,共享电动车的产权不属于个人,骑行对象不确定、不固定,车速较快,且骑行者对车辆技术性能熟悉程度不一,尤其是每一次使用后,缺少安全性能检查和操作交接,一旦驾驶操作不当,极易引发交通安全事故。

据上海市交警部门统计,仅上海市因电动车肇事的道路交通事故,2015年发生158起共96人死亡,2016年发生108起共95人死亡,电动车交通事故死亡率由2015年的60%上升至2016年的88%,事故死亡率呈现明显的增长。此外,共享电动车的充电过程和露天停放,都对电池有很大的影响。

实际上,政府部门早已对电动车时速有严格规定。

自1999年10月1日起,政府发布《电动自行车通用技术条件》,条例对电动车的技术有非常明确的要求,“电动自行车最高车速应不大于20km/h,且需要具备良好的脚踏骑行功能”。也就是说,想要上路的电动车必须将时速限定在20公里以内,并且必须配备脚踏板。

但部分共享电单车很难达到要求。

“电斑马”的产品设计就不能满足这两项要求。它最高时速达到了35km/h,而且上述条例要求电动车需向交管部门提交牌照申请,上牌方能上路。

小牛电动车为了能够顺利上牌,就做了不少妥协。小牛电动车最新款U1诞生的理由,小牛把U1的车身体积、外形、时速等参数,都做出了调整,产品与普通电动车越来越像,没有了N1和M1的鲜明特点。

很多共享电动车企业认为,共享单车的缺点,就是他们的机会,所以共享单车方兴未艾的阶段,共享电动车也跟风强上。

问题远不止这些。

共享电动车的成本与共享单车不在同一个数量级上,ofo早期单车成本200-300元,摩拜1500元左右。

据智东西文章介绍,租八戒的电动车成本为3060元,猎吧的电单车成本也有2000元左右。仅车辆成本,这是普通单车的数倍。一旦遇到被损坏、被盗的情况,共享电动车企业的损失很大。

该文章称,但从成本问题,进而可以延伸到盈利问题。共享单车的使用费虽然低,但大规模的投放使用频率高,这让共享单车企业有账可算。但共享电动车不同,本身成本高,这决定了共享电动车无法做到大规模投放,那么使用频率自然也不会很高,盈利就显得有些吃力。

但是,叮当出行对外宣称2018年经营目标是,投放50万辆电单车,27亿。

而陈芳对闺蜜魏岚的劝说从未停歇,“你得赶紧入伙,时间就是金钱,思想别那么保守,这是共享经济风口。”

魏岚更想踏实工作,“我不敢参与,也没这经济头脑。”陈芳见劝说无望,从此断了联系。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陈芳、魏岚、段飞、刘伟均为化名)

【温馨提示】思路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siilu.com,我们将及时处理。本站文章仅作分享交流用途,作者观点不等同于思路网观点。用户与作者的任何交易与本站无关,请知悉。

一周热文

热门文章标签

更多>>

电商服务推荐更多>>

随便看看
1/3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
  • 免费预约
  • 选择需要的电商服务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