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拼多多的质疑,黄峥“摊开”说了

[思路网注] 都知道事物的发展要从0到1,也都知道进化本身就是一个走向成熟的过程,但几乎没人能替代你从0推演到1。这是信任问题,也是沟通问题,既涉及到黑暗中的远见,也涉及到修正中的坚持。

小面膜、剃须刀、门锁相机、黑拖鞋……这些过去曾经出现过的网络段子和搞笑图片,被贴上拼多多标签后在网络上疯传,网民高潮、大号转载,一场针对拼多多的全民公嘲盛大开幕。前不久刚刚在拼多多开了旗舰店的创维,在拼多多上市当天忽然撤下全部商品,并在两天后发布了针对拼多多的维权声明。童话大王郑渊洁,在微博上举报了一家拼多多平台上一家销售盗版书的店铺,该店旋即被关停。

一夜间,拼多多似乎已经在舆论中成为了假货和侵权商品最后的安乐窝,千夫所指。

拼多多上有假货吗?有,拼多多自己也从未否认假货的存在;

拼多多打假了吗?打了,否则也不会出现聚集在拼多多总部门口讨说法的售假商家。

但问题并不只在假货与打假之间。问题还在于,人们如今的耐心有限。

在一篇写拼多多的文章下方,有个高亮评论是这么说的:“世上最怕的事,就是你和他说品牌,他和你谈情怀;你和他说法律,他和你说发展阶段。”

都知道事物的发展要从0到1,也都知道进化本身就是一个走向成熟的过程,但几乎没人能替代你从0推演到1。这是信任问题,也是沟通问题,既涉及到黑暗中的远见,也涉及到修正中的坚持。

淘宝也曾被抨击,直到今天还躺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黑名单上,但大家看到了结果──阿里成为巨无霸企业,阿里的上限拔高了淘宝的上限。

对于拼多多来说,如何在阿里已经拿到熠熠闪光的“1”之后,再去让别人相信自己的“0.0001”终究能成为“1”,从而获得难得且苛刻的包容,将是这段时间它需要不断思考的议题。

亿邦无意就拼多多已经产生的负面消息再作延伸,已经发生的便已发生,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此时此刻的拼多多,或许也像5月15日在鸟巢满头大汗的罗老师一样,渴望听到一声“理解万岁”。

换一种方式去理解拼多多。

6月,创维在拼多多的官方旗舰店上线,创维电视总监还去了一趟拼多多,建立了对接工作组;7月,创维忽然维权了,没有给拼多多任何说明和通知,创维的新任董事长还转发了关于拼多多的段子。无奈之下,拼多多对媒体展示了不久前创维为了开店才上传的营业执照。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翻动着PPT,忽然问:“拼多多才刚开始,就要经历二选一了吗?可我们还很年轻。”

这是今天(7月31号)拼多多媒体沟通会上的一幕。

7月30号,拼多多火急火燎地给各路媒体发来邀约,说想针对最近的“纷扰舆情”,大家坐下来“摊开说”,然后就有了上述拼多多对“二选一”的困惑。

让他困惑的不止于此。一些媒体一面在骂拼多多售假,一面又把因售假被罚的商家堵着写字楼维权的事情大书特书。一个细节是,拼多多创始人黄峥的母亲,十几年从没过问过黄峥的工作,这次因为维权事件给黄峥打了一个电话问好。

打假,方法可能有待商榷,出发点依然是好的。更多的行为,拼多多都在今天给出了解释的理由,重点是看官能不能接受。

为什么奶粉便宜?──因为是临期奶粉,一切都正常,只是中国的父母都想买最新日期的,一大半过了一半保质期的奶粉都没人买,就变成了拼多多上的低价临期奶粉;

为什么山寨创维电视?──因为电视机行业的过剩产能需要白牌机来消化,这个行业要疏通,不能只靠堵,要给它一个好的环境,要把它往好的地方去引;

有品牌侵权怎么办?──很多中小企业希望通过蹭流量的方式来销售产品,比如说小米新品蹭小米的流量,长期来讲做好做大了,它叫这个品牌就吃亏了;一个厂商如果立志长远的话,它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厂商都会有此包袱,人在短期利益面前会动摇……

达达在今年4月说:10年前,电商平台的治理逻辑是好的往上升,差的慢慢淘汰。但拼多多没有时间窗口去做这样的平台治理。

“我们只能用一个相对激烈的方式让好的更快上去,让差的更快淘汰”。

可惜拼多多的脚掌还不能健步如飞,肌肉和血管也暂时没发育得壮实而强健,刺激一大就反扑得厉害,这就是年轻而又要背负众多的代价。

阿里流血,做出了天猫;京东流血,做出了物流,拼多多流血,或许也正在摸实通向未来的道路。

回到段首,到底怎么换一种方式理解拼多多?试着相信,现在发生问题的本身就是一个流血向前的过程,不必一味地用现在的0去否认日后的1,也不必过分执迷未来的1,守着现在的0裹足不前。

事情永远在发展,能批判的永远是此时此刻,或前一时前一刻。批判无罪,但发展必须着眼未来。

又或是,不再提消费降级,不再提社交电商,仅从消费者的认知角度来看,拼多多是五环内的信息下沉,也是五环外的信息升级。五环内看到拼多多,且是震惊、惶恐、鄙夷;五环外看到拼多多,尚能窥到相对更好的生活方式。

跨阶层的事,不换种方式看,难懂。

黄峥在致股东信写,拼多多的未来将是由分布式智能代理网络驱动的costco与迪士尼的结合。

于是亿邦问拼多多:拼多多目前的模式和其所对标的costco和迪士尼距离还很遥远,这个成长的过程会是怎样的?

拼多多答:拼多多的slogan是“多实惠,多乐趣”,分别对应了costco和迪士尼。未来,实惠将是工作重点,不等于同低价,而强调更突出性价比高的商品;另一方面,人在精神上不分穷富,只有丰富和匮乏,拼多多将用更多“多多果园”类的创新为消费者增添购物乐趣。

还没看明白,说明拼多多离costco和迪士尼的确依然很远。

但恰恰,还没把路走通就成了电商第三极,最让老派玩家崩溃。

在古典电商玩法固化的当下,居然可以有一个电商平台如此迅速地脱颖而出,看起来咋咋呼呼冒冒失失,却一不小心就突破了圈层。

黄峥在今天强调,拼多多不会做天猫模式,现在不做,以后也不会做,这个模式对拼多多来说行不通。他说,“我们会想一个其它的办法来做所谓的品牌升级这件事情,它是不一样的。”

刮到彩票的臭小子找到了新的致富之路,直言摒弃传统,不免让贵族们感到颜面扫地。

亿邦曾解析过拼多多的三把武器:

第一把武器,是敏锐地抓住了曾被广泛忽视的下沉市场,并迅速做到了在这个市场空间里的领先身位;

第二把武器,来自基于微信生态的消费闭环,以及社交裂变的去中心化玩法;

第三把武器,是基于算法的商品信息流推送。

每一把武器,都是将传统电商割肉的利刃,也是刺向未来的锋芒,尤以算法为甚。

对拼多多而言,原罪固有,是坑也就得爬,但和十年前相比,算法放大了原始积累过程中的鲜血淋漓,生长得越快,痛苦就越高。但若抛弃道德审判,回到商业的本真来看,最基本的算法无非是利于弊的差值。若能大于零,且远远大于零,那成年人世界的对与错便只能抛诸于脑后。

拼多多有罪,既有不察之罪,也有怀璧之罪。前者,网上已有大笔檄文,亿邦也无意再围剿怒斥;后者则是能者居上,和氏璧在手,对强壮的人来说是宝物,对弱小的人来说则是劫难。强者握于手,也免不了接受天劫的阵痛。

这天劫或许已来了,或雷霆万钧,劈得拼多多浑身麻痹;抑或一番淬炼,得了一身钢筋体魄。是福是劫,或许只有算法知道。

以下是黄峥接受媒体群访的内容,亿邦整理如下:

记者:为什么一开始没有参加今天的发布会?

黄峥:我们刚上完市,刚参加完员工大会,我本来以为可以休息两天,也安排了其它的事情,这场发布会完全不在计划当中。

昨天凌晨写的员工信,我们一直想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情,这个过程中,很多质疑的声音,可能也会随着看到我们做的事情而一点点过去。

没想到整体的舆论量是远远大过我们想象,而且一波一波被推动的更高,一个一个不是我们平台上的出售的“诡异商品“在被编成段子扩散,所以有很多人来问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昨天公关的同事就觉得有必要跟记者做一个说明,我又赶不回来,但是他们觉得时间又比较紧,所以就临时定了要开这个会。如果能赶回来,我当然是希望全程参加比较好,但是因为我不确定那边的事情能不能结束,但还好,至少见到了一半朋友。

记者:我们都出去了,然后又回来了。

黄峥:谢谢大家!

记者:我看到有人在总结拼多多的成功,至少在三年之内成为一匹黑马,电商界的,会有人总结说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在赚四五线屌丝的钱,不管是营销方式还是选品的切入角度,这个问题您是怎么回应的?大家都觉得从你的经历来看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从盈利的角度,这个模式是不是会更快把营收、利润这些东西做起来,当时你跟你的投资人说的时候,他们怎么想这个问题?这两天这么多风波,包括整个周末,你谈一下自己的感受和心情?

黄峥:读书的时候成绩是还可以的,一直都是好学生,但是读书的时候我也知道,我也不是最聪明的,明显有智商比我高的,智商比我高的都去研究量子物理了,所以智商没那么高的我在做商业。上市当天,我也说过,我真的不觉得这所有的东西是大家觉得五线、六线城市,我觉得中国确实是幅员辽阔,差异度是非常大的,在超一线城市和普通城市生活的差别还是挺大的。拼多多在做的事情,大家从财报上能够看到,到今天为止,整体来说,公布的财报还是亏损的,所以也谈不上赚这些人的钱。当然,上市了就有人质疑,说我们是不是要去割股民的韭菜,我们刚刚也开了员工大会,我们觉得这个事情要做下去,要做好是不容易的。很久之前,我们做了一个看似简单的决定,但也是有争议且非常艰难的决定,就是我们全员的期权都是三年后才开始解锁,三年里面,所有的人是不能够从股票市场套来一分钱的,整个公司现在没有从老百姓手里赚过一分钱。为什么要守三年呢?一方面,拼多多上市是业务的战略选择,确实是想把公司做的更好,并不是为了让一部分人能够快速套现,而且从公司自身来讲也并没有太多老股东,也从没有套现行为。更多的是希望通过上市让公司进一步规范,今天的风波虽然是超过预期的,也并不是我个人主观希望的,但是从客观上面来讲,可能也是上市带来的一个副产品,一定程度上也是我在给股东的信里面写了,有一定的预期,只是它来的比我想象的要猛烈,或者是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它就来了。

你说心情嘛,很多时候也没有那么好受,上市前真的是挺累的,刚刚消费者来敲完钟,我大概就休息了半天,然后由段子引发的舆情就井喷式的出现,这让人感到非常奇怪。

除此之外,我的心情可能是我还没有适应开始有人写黄峥,开始有人算黄峥的身价,我本人并不觉得昨天和今天,上市前和上市后有这么大的差别,一直以来生活上还是比较简单的。我不知道舆论的一波一波,以及各种各样的声音会怎么样改变我的生活,但是我希望我能够如自己在信里面写的,能够隔绝更多的外力来思考问题。

记者:之前我们一直在关注打假的问题,您对平台上假货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很多媒体提到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让拼多多去整改,你有没有一个时间点?希望取得怎样的成效?有没有什么手段?

黄峥:打假,我们一直是特别认真的,而今天其实是把山寨问题和假货问题混在一起了,当舆论进一步提高的时候,把所有的商家问题都变成了假货问题,在假货这件事情上,我们的态度一直非常鲜明,从来没有犹豫过。

我自己在看这些舆论,包括昨天在写给员工的信的时候,其实有一个意识,我是比较强烈的,不能够眉毛胡子一把抓,不能等着竞争对手,等着别人来说这个地方有问题,你再去改,或者有一堆问题,我们自己也应该扎扎实实回过头来看什么是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什么是被炒作的。

我的感觉不一定对,其实今天这个会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更多的不应该是一个媒体沟通会,而应该是请大家来帮忙出出主意,我们确实看到很多,这几天不光是竞争对手,有各种各样的人都在对我们进行全面的监督,从长期来讲也是省了我们很多人力、物力的,因为都把问题找出来了,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怎么去逐步解决。

解决问题,从我的思路来讲,我觉得首先要分清楚事情的性质,有的是对错问题,有的是利益问题,这两个东西是不一样的,比方说像临期奶粉的问题,在我看来这个问题是所有的媒体、所有的行业,当然包括拼多多在内,揪的不够深的,确实它是临期奶,行业里面也确实有很多临期奶的销售。

比如说这个奶粉是两年过期,还剩下一个半月要到期了,从规则上面来讲,它是OK的,但是我不是一个专业人士,到现在我不能告诉所有人快到期的一个半月奶粉,跟一年半到期的奶粉,从食用的危险性上来说会不会增加,这种问题是性质问题。

而且中国的父母对孩子的关切甚至远远超过自身的,作为我们平台来讲,不能简简单单的说它是临期奶,是OK的,别的地方也在卖,我们就OK,对于这样的东西,站在我的角度,我觉得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也有人把白的说成黑的,但是这个问题被揪出来了,被提高到一个高度放在关注的目光下,我觉得是很好的事情。

我们去看临期奶,它的量在市场上是不小的,大部分品牌商不直接销售,但是奶粉被批发出去到了流通环节,大家说还有一个半月,我直接就扔掉。

大部分人不会这么做的,就算要扔,是快到一周扔还是一个半月扔,这个问题是过去两天我自己盯的最多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性质问题,它是真是假,临期的东西能不能够卖,用什么样的规则能够让这个东西变得更安全,或者是说整体的风险可控。这是一个性质问题。

另外有一些是利益问题,具体的品牌名我不说,肯定也不是创维,比方说之前遇到过有的品牌,这个品牌本身有比较高的品牌溢价,它的实际生产成本肯定是50块钱,中间加上流通,加上售卖,可能到了200块钱,这样的商品其实不少。这样的商品如果出现了串货,串货商低价卖了,没有遵从品牌商的规定,但是这个东西是真的,50块钱的东西150块钱卖了,品牌商要求200块钱卖,这是利益问题,不同的国家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

比如说在美国,品牌方是不能控价的,你不能要求这个东西一定要卖200块,200块以下不能卖,他会认为我这个东西批发出去,货在谁那里,他就有自主定价的权利。

但是中国的法律相对模糊一些,随着《反垄断法》的出台,这个问题也越来越接近于我理解的现行的法律。

一类是介于两者之间的,是相当于打擦边球的,比方说段子里面编的,这个段子里面有一个是确实曾经有过,比如说小米新品,但是什么康帅傅、雷碧、七匹狠……这些东西是没有的。

针对这样的东西,它的界定确实是值得思考的,小米在这个里头做了一些很好的事情,其实是雷总在招股书里面写的,他永远把利润定在5%,但是不是所有的品牌都是这样的。

如果它的空间高,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试图蹭流量,网上第一个说起的山寨案例是小米新品,这类问题更多的是,因为它的量也不小,很多时候是一个大的产业带,不光是电器的产业带,还有各种各样的产业带。

针对这些产业带,是我们很长很长时间以来整合制造业产业的一部分,针对这类东西,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比如说成熟的品牌懂营销的,包括平台,能不能够去引导甚至支持这些产业带相对落后的厂商,能够往自主品牌化的道路上去做。

有一些在走出来,有一些可能还没有走出来。比如说像纸巾这种品类,可亲柔它用的就是自己的品牌,但是假如它取一个名字叫青风,大家就会觉得它有问题,哪怕还是现在的纸巾。从价值观的角度来讲,我觉得是有一些不够本分的,想占知名品牌的便宜,但是它跟假奶粉是完全两回事,性质上还是有所区分的。

舆论给我造成困扰,或者让我觉得有一些难受的地方是在于当形成这么大规模的时候,其实是定性问题还是定量问题,是黑白问题还是利益问题,思考的人就少了,从我个人角度来讲,我们一定要非常深入地去想每一个被指出来的问题,它的性质到底是什么,我们首先该抓的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老百姓切身利益最相关的,最伤害老百姓利益的产品,我们应该先去做,而且这个过程是钉钉子,是一步一步钉下去的。就像临期奶的问题,不可能说我们今天打一个标,提醒消费者,风险提示三遍,你还买就是你的责任,不是这样的,而是今天我们做了提示,明天我们应该再进一步推进下去,差一个半月的奶粉到底是不是安全,是否可靠,我们应该去深究。

比如说白牌电视机这种产品,要去疏导这些品牌商,想蹭流量,占别人便宜的人,我们要引导他往别的方向去做,因为本身电视机的面板都不是它产的。

面板是一个更大的厂,可能全世界没有多少个在做生产,它拿过来做组装,其实它就是一个关键词蹭流量,跟文章标题蹭流量是一个道理,这个东西占了别人的便宜,长期对它自身来讲是不利的。

比如说小米新品蹭小米的流量,这个电视机卖300块钱,长期来讲做好做大了,它叫这个品牌就吃亏了。一个厂商如果立志长远的话,它就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厂商都会想到,人在短期利益面前是会动摇的。

所以这件事情,我觉得要跟大禹治水一样,你不能只靠堵,也要靠疏导,因为这么多的面板在那里,这么多的工厂在那里,要给它一个好的环境,要把它往好的地方去引。

记者:对于近期拼多多的质疑,不仅您在关注,美团点评的王兴也在关注,他说大家在面临拼多多质疑的时候,已经忘了淘宝是怎么起家的,就说明这个社会太健忘了。对于他的评述您怎么看待?近期有很多文章分析四五线城市的居民,就说他们是贪小便宜,不管什么牌子只要用起来不坏就行。之前您也说过五环内的人看不懂这些东西,五环外的人可能乐在其中,您觉得您的客户群是什么样的状态?

黄峥:我是非常不赞同贪小便宜这个说法的,不管你的收入怎么样,不同的人,不同的收入,消费的选择是不一样的,但消费的公平是第一位的。

首先消费者一定要在知情的情况下去消费。比方说是一个创家电视机,但是他以为是创维,他买了,这个时候是误导了消费者,消费者是受伤的,他不但没有占便宜,反而是一个受害者。

但是假设他觉得我一个月就3000块钱,我也知道一个好的电视机就要3000块钱,我觉得我花500块钱买个电视机就够了,他也不在乎品牌或者说不在乎这个品牌有多知名的话,他可能觉得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性价比的选择,甚至是他负担得起的选择。

从最广大的消费人群来讲,他不是为占便宜去买东西的,尤其是买相对来说用的时间长一点的东西。

虽然人有可能是健忘的,但是你也不能说别人是这样,你就可以这样,这也不是一个正确的态度,而且时代是在前进的,我们现在的环境也比之前要好一些,我们在别人的基础之上,或者说因为有别人走过,我们已经省了很多很多工夫了,包括在今天这样的舆情下,从长期来说也是帮我们省掉很多人力的,比如说我要找这些东西,找一个临期奶的问题,没有大家的监督,我不知道要花多少人才能搞清楚这个事情,但是现在,一方面我是承压,但是另外一方面相当于整个群体,包括竞对在内的群体都无意中在帮我们找问题,不管这个问题是性质问题还是利益问题,还是无中生有的问题,至少有人在帮你找出来问题。

记者:刚刚您也讲到假货和山寨的问题挺难区分的,就是蹭不蹭流量和品牌名字的问题,这是关于整个中国制造业的问题。这么大的盘子,拼多多怎么处理呢?

黄峥:其实不同的品类是不一样的,比如说纸巾品类,这种问题就非常少,包括拖鞋、衣服,因为这些品类都是非标品,其实品牌集中度是低的,而电器品牌是很显著的,为什么?因为它的品牌集中度太高了,所以这个问题就会更加进一步凸显。具体的百分比应该没有公布过,你直观去看,拼多多的主体品类肯定不是电器,否则我们的客单价在招股书上公布出来就不会那么低了,哪怕是山寨电器,一个电器也要几百块。我倒也不是说呼吁大家帮我们解决,我觉得更多的是探讨,针对白牌电视机这种东西,是不是我们也应该出力去引导,如果品牌商足够大度,也应该能够去引导。

其中有一些确实是满足不同区隔度的市场,以前电器下乡这些,比如说小米就做了这样的事情,有小米还有红米,红米就是另外一个档位的,其实量是很大的,大家看到品牌是小米,但是我们去查整个SKU的销量,红米的销量是超过小米的。

但是记品牌的时候总是往上游品牌记的,小米公司没有叫红米公司,但是我们有红米需求,追求其它的品牌定位的厂商能不能也做红米呢?如果它能这么做,就可以把这个产业链起来帮它生产了,所有的小米应该也不是小米自己全控百分之百生产的,有的是富士康生产,有的是其它工厂生产的,但是关键是为什么大家会担心这个品牌的问题,是因为白牌厂商,大家担心它缺乏品控,缺乏性价比的一致性。

所以这个东西,我们作为平台来讲,我们当前的人力、物力是不够的,我肯定没有小米专业,做这件事情。所以当小米去做生态链投资,在各个领域改造的时候,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尝试,小米的出现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尤其红米的出现证明了这个市场的巨大,小米在这里,红米比它卖的还要多,是证明了这个巨大的市场。

因为雷军对这个产业了解的很深,而且他在这个行业浸润了很多很多年,所以他尝试的方法是说我能不能够把自己的经验通过自己的生态链企业,去赋能到那些本来要沦为山寨的厂商,通过他的努力,其实是做了很好的引导,甚至有时候是要求,说你不要去做山寨,你来做红米,这也是很有挑战的做法,这是通过指引或者近乎于半指引的方式,对整个产业来说还是慢的。而且市场上也需要多个红米,缺乏竞争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雷总是一种方式,还有一种是严选,或者无印良品,有时候广告说原厂代工,其实是程度轻一点的采购量,比如说我生产手机,同样是富士康在代工,我能不能说评工原厂代工?这是不是就有点过了?但是它就是原厂啊,但是如果换一个东西,可能大家心里感觉就会好一点,其实道理是一回事,只不过当这个厂商没有人去引导,没有人管控,这个事情进一步往前走的时候就会做的很离谱,甚至段子很有想象力,帮别人把品牌都已经想好了,可日可乐,我觉得这个人的水平是好的。而且这个段子出来就进一步加剧了这个山寨,肯定有人看到这个段子觉得很新奇,注意到这些牌子,明天可能在某个平台上可日可乐就出来了,康帅傅就出来了,虽然今天是没有的。

所以在这个领域里头,我们看到的是不同的人在做不同形式的尝试,从小米的实践来讲,他是通过自己做自己的品牌,红米,另外是通过生态链公司赋能,一层层往外,还没有进一步放开,再进一步放开的话,甚至会出现有些厂商,可能这个厂已经不在了,但是牌子还在,比如说春兰,春兰空调是一个好牌子,以前在消费者心目当中是有公信力的,这个厂今天已经不生产什么东西了。如果我是一个山寨厂商,我花钱去买这个标,这种行为从媒体来讲,你肯定不能说它山寨,但是不是这个行为我们就该鼓励?

甚至还有一类比买春兰商标更不同的商业形态,比如说这个牌子国外有,中国人也知道,但是国外的人没有在中国注册,一个中国人注册了这个国外品牌,比如说索尼,最近有一个乔丹牌,从商标法来讲,曾经它是一个牌子,大家都知道乔丹是那个乔丹,但是在中国这个品牌是中国厂家的,它明显是在蹭流量,我自己没有穿过也没有用过,不能对它这个品牌发表评价。这是一个权利人之争的问题,假如说中国的乔丹品牌做的很牛,做的跟阿迪达斯一样好,这个时候这个问题就演变成为了一个IP之争,是说这个乔丹我能不能有的问题。

段永平原来有一家公司叫步步高,但是还有一家步步高零售品牌,我也见过,很不错的人,很不错的企业,如果他把这个步步高做出来,肯定没有人觉得它是山寨的。

今天还有一些小店,也是零售的,叫OPPO,在卖其它的东西,站在OPPO的厂商角度讲肯定不希望它叫OPPO,但是万一今天这个OPPO的零售店只卖针线包,明天的OPPO变成了步步高零售那么大规模呢?大家看法就不一样。

所以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还是要回到本原,看这件事情对消费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是一个白牌电视机,我冒充别人的品牌,骗了消费者,误以为它就是创维,误以为它就是索尼,这个其实是欺骗,所以这种行为就相当于是假货。

但是如果我一个乔丹,今天这个商标注销了,因为乔丹在告,但是这个商标没注销之前,我怎么定义呢?这个问题相对复杂,没有办法一下子给出一个结论说这件事情一定要这么做。但是从根本上来讲,我觉得应该引导这些厂商去做好的高性价比的产品,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甚至都不鼓励这些白牌厂商去买一个春兰牌,没有意义。

而且中国这个问题是一个很庞大的链,中国为什么有这么多富余产能?80%的亚马逊的货都是从中国出去的,所以不管哪个行业都会有富余产能。在这个产品里头蹭流量的现象就特别严重,因为品牌集中度特别高。

记者:有没有想过演变成产业链发展呢?

黄峥:从最大的逻辑来说,我之前也被问过要不要自己投资品牌,我觉得这就变成我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这是不平等竞争。但是对于特殊的类目,比如说最近冒出来的电器类目,我这两天一定程度上在激发我的思考,有没有一种更好的方式能够跟品牌商联系起来,或者和有这个能力的做品控的人联系起来,对这个产业做引导,比如说扶持他们做出自己的品牌。比如说我们说你不要做红米了,你做大米也行啊,这样的东西有没有办法成批涌现,你今天蹭流量,明天换一个品牌,我今天把关键词关掉,你明天不要蹭流量了,他说好啊,我花50块钱买一个春兰牌,这不是本质问题,本质在于这个广大的产业得有出入,他们都有信心,这很大程度上是一个信心问题,因为他不太相信自己能够做起来一个知名品牌,所以要给他信心,鼓励他,如果有困难,我们品牌愿意支持,如果品牌商能大度一点,品牌商说我也愿意支持,如果说创维、其它的品牌愿意成立一个基金做品牌的区隔,做出白牌的红米,这个市场会好很多。

记者:能理解您说的,就是希望能够促进这个行业的升级,让我们自己的品牌能够有竞争力,回到拼多多平台的问题,在您看来,拼多多这个平台上假货问题严重不严重?它跟其它的平台相比,是更好一点还是怎样?我们治理假货的力度跟其它的平台相比是更强一点还是没那么好?

黄峥:从销售比例上面来讲,